苜刎

进击的巨人—利威尔中心/主吃团兵
第五人格—佣兵中心
魔法禁书目录—一方通行中心

你这妖精(恺楚)

子见南子:

- 被百目魔君咬了一口,痛到截肢。




>>>>>


      电视机里在播86版《西游记》,片头曲“登登等登 凳登等灯”的那个。


      屏幕上七个同款不同色的蜘蛛精扭着腰,从嵌了假宝石装饰的肚脐里放射出PPT特效一般的彩色电光,转眼猪八戒就被蜘蛛丝捆了个扎扎实实。


      恺撒靠在沙发上,一边剥葡萄一边看,啧啧称奇。


      “这比从手腕上喷蜘蛛丝厉害多了。”恺撒把葡萄塞到楚子航嘴里,空出手来轻轻鼓掌,“而且讲的是七位女士齐心勇斗性骚扰的故事,充满了平权色彩。”


      楚子航冷不丁被喂了个葡萄,差点呛住,缓了一会儿才咽下去。他擦擦嘴,端坐着跟恺撒一起看电视。


      “她们从肚脐上喷丝是因为她们不是蜘蛛侠,是蜘蛛。另外,你应该根本没看明白这个电视剧在讲什么……”


      这个恺撒倒是无所谓,他认为欣赏艺术作品就该靠感觉:“拘泥于剧情会限制你的眼界。”


      被限制了眼界的楚子航把他手里剥到一半的葡萄抢走了。


      恺撒没看过《西游记》,但他对师徒四人西天取经这个设定还有一点概念,兴致勃勃地歪在沙发上看蜘蛛精勾引唐僧,然后孙悟空抡着棍子去救人。


      暑期档四集连播,上午的时光像盆子里的葡萄一样被飞快消磨。原本两个人计划着上午去游泳的,现在恺撒只当失忆了,对于楚子航的催促装傻充愣,甚至还在楚子航意志坚定准备自己去泳池的时候拦腰把人抱住,摁在沙发上压着,行为十分恶劣。


      “我看过八百遍了。”


      楚子航仰躺着朝天花板说,声音有点闷闷的,因为恺撒的脑袋搁在了他胸口上。


      恺撒全然没有放人走的打算,回答得理直气壮:“但这是我陪你一起看的第一遍。”


      酝酿了一会儿,楚子航最终没再憋出什么反驳的话来。他推推胸前的脑袋,恺撒在爬起来的时候顺便把他也拉了起来,两个四肢健全的男青年就在大好天气里挤在沙发上看《西游记》。


      蜘蛛精们七打一完全不顶用,被孙悟空追得满林子跑,想去搬救兵。


      这段有一群漂亮女妖精出镜的追逐戏反而看得恺撒有点无聊,他托着下巴,眼睛盯着电视屏幕,偏头问楚子航她们什么时候才会再吐丝。


      楚子航没明白恺撒怎么这么执着于蜘蛛精吐丝,就跟小学男生一看见奥特曼变身就嗷嗷叫似的。他仔细回忆了一下吐丝的画面,是女妖们排成一排扭腰送胯,镜头拉近拍她们白白的肚皮。带着一点微妙的表情,楚子航告诉恺撒:“那些其实都是男演员替身。”


      “嗯?”恺撒没明白他在说什么。


      “那个时候露肚子是很暴露的穿着,尤其还要拍近景特写,女演员们不愿意,所以吐丝的特写镜头都是男演员做替身的。”


      解说员楚子航表现敬业,一脸严肃,然而恺撒还是没听懂他说这干什么,只以为是楚子航老师的例行科普,配合着做出“原来如此”的表情连连点头。


      电视里,蜘蛛精们成功已经逃到道观去抱师兄的大腿了。新角色的登场引起了恺撒的注意,他看着那个毛发旺盛的蜈蚣精跑出来迎战,二话不说就把上衣脱了,露出胸口和肚子上的许多只眼睛。


      “这个我认识,”恺撒指着屏幕,语气十分笃定,“他是百眼巨人阿尔古斯。”


      嘴巴张了张又闭上,楚子航在心里劝自己说“百眼魔君”和“百眼巨人”也没差很多,开心最重要。身边的恺撒已经一边看孙悟空和蜈蚣精打架,一边替孙悟空谋划怎么解决对手,目前最被寄予厚望的选项是杀虫剂。


      “肯定的,又是蜘蛛又是蜈蚣,肯定要用杀虫剂的。”恺撒充满自信。


      然后他就眼睁睁看着孙悟空跑去天庭搬救兵了。昴日星君变成大公鸡咯咯哒一嗓子,蜈蚣精秒怂。


      恺撒面无表情地目送师徒四人再次踏上快乐取经路,满眼都写着“真有意思”。


      “看完了,还去游泳吗?”


      楚子航转过头问恺撒,得到了两个心不在焉的点头作为回答。他起身要上楼去拿两个人的泳裤,结果刚跨过恺撒,就又被人从后面抱住了腰。他被拖着跌坐在恺撒腿上,一个脑袋从身后凑上来,下巴抵着楚子航的肩膀。


      “呔,妖怪,哪里跑!”


      恺撒掐着嗓子模仿六小龄童的语调,却又学得不像。楚子航没忍住,笑了出来。他没出声,却还是被恺撒看见了,追着要去吻他翘起的嘴角,楚子航努力扭头往旁边躲。


      “再不松手为师就念咒了。”楚子航认真地放狠话。


      恺撒不知道这是什么梗,但听语气也猜得出是某种威胁,赶紧贴上去:“念什么咒,亲一下我就松手。”


      他把嘴唇凑过去,甚至还闭上了眼睛,金色长发散在肩头,像一位过于健壮的睡美人公主正准备强吻王子。


      唇上传来湿湿凉凉的触感,恺撒下意识舔了舔嘴唇,舌尖尝到了酸甜的水果味道。


      “好了,葡萄精亲过你了。”


      楚子航宣布。




———— E N D ————




睡得正熟被一条蜈蚣咬醒了


二十岁的人,凌晨三点哭着去拍爸妈的门


老脸丢尽


顺便《衔尾蛇》预售中了解一下→🐍

评论

热度(8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