苜刎

进击的巨人
利威尔中心/主吃团兵
第五人格
佣兵中心

流浪者的爱情

辽宁青年:

伍六七跟同事们一一告辞。


“又这么早回去啊?”其他的同事笑着问道。


“是的啊,”伍六七把剪刀塞进衣兜里,“你也知道,我家离这儿很远。”


其他人多少有点羡慕伍六七的待遇,但也知道伍六七和这家大保发廊的老板鸡大保交情不浅,这种待遇是他们奢望不了的。


伍六七左拐走出发廊,沿着大街一直走到火车站,他坐四点一刻的火车,坐五十分钟,到小鸡岛站下。他再走到滨海路,披着金红色的晚霞,到泊船的港口。驶着人力船,折腾一个小时,小鸡岛黑乎乎的影子才远远得见。


伍六七把船停好,上了岸,这时天边紫色慢慢爬了上来。伍六七顺着记忆中的路线走到一栋楼的下面,他抬头一看,楼上的窗户都黑黢黢的。他没有急着上楼,反而转到楼下的绿化带,里面种着栀子花,老远就能闻到花香。


他围着栀子树转了一圈,挑了几株含苞欲放的花朵剪下,绕进另一栋楼里,他上到二楼,抽出剪下的一枝白栀子插到铁门栏的缝隙里,轻轻地敲了敲门,再飞速地冲下楼。江主任打开门,门口连个人影都没有,却插着一枝栀子花。


伍六七走回家,走进黑咕隆咚的楼道,四楼的窗户蓦地明亮了。


房间里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的,他走到客厅,果不其然发现之前的栀子花已经枯黄了。


他把残花扔进垃圾桶,换上新水,把花骨朵插了进去。热水壶在花瓶边咕咕地响,他把热水倒进玻璃杯里晾着,放在栀子花下面。江主任说这样栀子花的香气会渗进开水里。


冰箱门上贴满了便条,伍六七找了好久,最新的一张已经是好几天以前了,字句简明一看就是柒写的,大概是说他出任务去了。伍六七虽有心想给他挂电话,但是刺客是个高危职业,每多一分节外生枝就多一份危险。于是这个想法也就按下不提。


他瞄了一眼之前的便条纸,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经常标红的大概就是要柒哥好好在家养伤。这些话其实不用写,之前柒哥一个人过独身生活的时候也能照顾好自己,但就是放心不下。


其实他都已经想好,如果柒哥真的有一天回不来了,他就退了这里的租金,悄悄地躲好,悄悄地为他报仇,银行里柒哥存的钱一分都不动。因为账户是刺客联盟的人给他注册的,贸然去动肯定会被发现。现在的日子穷是穷了点,但胜在安心。


这种做贼一样的爱情,不需要言语,爱情他们从来不说,有时一点小矛盾,兜兜转转一圈,离开的人终究会自己回来。如果对方不回来,那么另一个就去找。


伍六七把冰箱门上的贴纸撕下来,重新黏在他的记事本上。他给自己煮了一碗方便面,打上两个荷包蛋。看着面前的垃圾食品,伍六七自嘲地想,自己千叮咛万嘱咐的让柒哥不要吃这些没营养的东西,到头来自己还在这嘎咕嘎咕地吃。


晚间的肥皂剧没意思极了,伍六七看得都快要睡着。刺客估计都很会熬夜,看凌晨的恐怖电影专场,伍六七白天蒙头睡到十二点,晚上还是累到骨头都要散架,恨不得立马倒下,白天盯人盯了一天的柒哥倒是精神十足,看得津津有味。


一开始的生活两个人都很不适应。伍六七习惯了人声鼎沸,柒哥则喜欢独来独往。磨合期的矛盾总是最多的。矛盾一爆发两人就冷战,由于平日里工作的原因,老是见不到面,战线就拉得特别长。而且柒哥打起冷战有天生的优势,毕竟一张冷脸就摆在那里,最后基本上都是伍六七去谢罪道歉。但是伍六七也有被逼急的时候,柒哥偶尔会放下身段主动去找他,那就会是一段温存的时光。


柒哥这个人,看透他很容易,虽然总是副冷峻的样子,但是心肠意外的好,要不是这样,也不会被人利用还心甘情愿。


不过,如果不是因为这样,他也不一定会被柒哥吸引。


伍六七第一次见到柒,是在中秋节。对方在隔壁租了间小屋,一开始伍六七见到屋里常年没什么人气,以为是间空屋子。中秋节那天伍六七和大保小聚了一下,喝得微醺。不管是谁,当顶着九十点黄澄澄的月光慢腾腾地走回来的时候,突然看见自己家门前晃悠着一个人影,心中总是有点发憷的,特别是这个人的身上还带着把刀。伍六七自然不例外,但是当他看出这人本身并没有恶意,他那自来熟的天性也就展露出来。伍六七问他半夜在楼道里晃悠啥,对方回答得很精简,钥匙丢了,回不去。


于是伍六七半哄半劝地把对方领回了自己的屋子里。走到灯光底下的那一刹那,双方都惊了一下,还以为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当得知对方晚饭还没来得及吃,伍六七当下就拍板决定给自己的便宜兄弟下碗牛杂面,正好食材也都还在,不多时,一碗喷香的牛杂面就摆在柒的面前。


柒也倒是饿得紧,连吃了好几天的糠饼以后,终于有一碗货真价实的牛杂面放在面前,再加上伍六七的手艺,自然是把汤汁都喝得一点不剩。


在酒精的作用下,伍六七极力邀请柒将就着住一个晚上,连客房都没整理,直接请人睡同在一张床上;柒没见过这种阵仗,而且刚吃完了人家的面,一下子拉不下脸拒绝,只好抱着他的刀蜷缩在床的一角。这一睡,第二天柒哥就退了隔壁的房租,搬过来和伍六七一起住了。


现在想想,伍六七不禁有点后怕,毕竟和一个抱着刀的陌生人第一次见面就这样,饶是他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也是给自己的所作所为吓了一大跳。后来和柒哥逐渐混熟了,知道了他首席刺客的身份,这种心有余悸的感觉不减反增。


他有问过柒哥为什么当时没有暴力拆门,柒哥解释说,他不想惊扰到别人,伍六七觉得心里暖潮暗涌。后来他又旁敲侧击地问他在床上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反抗,柒哥顿了顿,说他那时伤还没好全,伍六七压着他的伤口,他不敢乱动。伍六七一下子急了,连忙追问他怎么受的伤,柒哥却不愿意说,好久以后才轻轻地说,他被人背叛了,捅在心口,是贯穿伤。


柒虽然说得轻描淡写,伍六七听了以后还是想抽自己,居然连这个都没有发现,对不起自己作为柒男友的身份,发誓以后肯定要加倍注意。


耳边传来了门锁被转动声音,伍六七把思绪拉了回来,心里明白是柒哥回来了,多少放下些心。作为刺客,来去总是悄无声息,要是听到了对方上楼的声音,伍六七反而会更加紧张,因为那代表着柒受了不轻的伤。


不消多时,柒哥就如幽灵一般飘了过来。单看他的脸看不出什么。伍六七抓住了他伸过来的手,他下意识地把手收回去,伍六七能感受到柒手上的肌肉绷紧了,又放松下来,不禁有点得意。


他把柒的外套剥下来,柒也很顺从,露出里面伤痕累累的躯体。新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了,伍六七很心疼,但也没办法。在柒的职业上,他根本插不上什么话。做刺客这一行,就得有受伤的觉悟。有段时间柒为了不让伍六七担心,在外面把伤养好了才回来。看见柒安然地回来,伍六七自然是很高兴,但久而久之,伤疤的数目还是在不断地增加。伍六七发现这一点后,哭笑不得,只好和柒约定,让他回来养伤。


现在想起这件事,看着这张相似的脸,伍六七忽然很想拥抱他,事实上他也由着自己这样做了,而且注意着不压到柒的伤口。柒有点惊讶,但也把下巴搁在伍六七的肩膀上。


伍六七眯着眼感受怀里的实在,心里偷着乐。


这是一段永不见光,没有任何契约,随时可以脱身的爱情,也是不完整的爱情,相互之间拥有着的只是全部的灵魂和一半的生活,但这也是最纯粹的爱情。这是两个流浪者之间的爱情。


 


END


居然真的赶在中秋打出来了【笑哭】


顺带交个党费,写了两个星期,前后半段文风很不一样,都怪学校里上课上得居然那么久,弄得我回去都没什么灵感了,结尾删删改改总不是很满意。如果有错字多多见谅哈。



评论

热度(65)

  1. 苜刎辽宁青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