苜刎

进击的巨人—利威尔中心/主吃团兵
第五人格—佣兵中心
魔法禁书目录—一方通行中心

【all佣】SCP-5977 不灭亡魂 (SCP基金会paro)

鲸吟:


①纯all佣没有任何偏向cp,雨露均沾警告,说不定更像佣单人


②大量(无所谓的)私设,和游戏原设有联系


③我写的好爽。我老早就想写一次SCPparo了。这种系统性的严谨冷淡的风格让我着迷。


④国庆假期快乐


⑤奈的代号“5977“=5人格+尼泊尔区号977




项目编号:SCP-5977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5977应被收容在一个8mx8m并且有着附属盥洗室的房间之中,并且可以向其提供适合的家居装潢,除了任何可以改造成武器的或带有棱角的物品。


SCP-5977提出的要求如下:


·一张单人床,对床垫毛毯等物品不做要求(通过)


·伤药和绷带(伤药通过,绷带在事故624-B-10之后否决)


·一把尼泊尔弯刀(除了实验期间外否决)


·定期提供的报纸(否决)


·一把未开刃的尼泊尔弯刀(否决)


·一些指定题材的书籍(通过)


该房间应持续锁闭,以铁制门栓锁死,并且任何时候都应该有至少2名D级人员在外面进行看守。SCP-5977每日应被给予3餐【注1】,由D级人员进行传递。餐具必须为软塑料制品。SCP-5977用餐时应有3名D级人员在场看守,用餐完毕后及时将餐具收回。


SCP-5977具有超高的战斗技巧,不可向其提供任何可供改为武器的物品,例如花瓶、铁制餐具和任何文具。与SCP-5977个体进行接触时必须由2名人员共同执行。


SCP-5977有强烈的逃脱监禁的欲望。在任何SCP-5977有可能逃离监禁的情况下,应被注射大剂量的镇静剂以及开火行为来制服。如果他得到了任何刀子或者是玻璃/镜子碎片之类的可用于切割的尖锐物,致命的开火行为是被允许的。


 


描述:SCP-5977为一名拥有褐色头发和蓝色眼睛的廓尔喀人种男性实体。身高162cm,体重66kg,肌肉密度奇高。浑身遍布59处刀伤疤痕,27处弹孔疤痕,膝关节半月板磨损严重,腕关节严重变形。嘴角有裂痕伤口。该项目会于阴雨天申请医疗服务。在2名D级人员的看护下,可提供基金会医学人员对其进行治疗。


该项目于2015年被首次发现,上报者为■■■[数据删除]当地的一名老年妇女,该人称有一名隐居的矮小男子,近五十年来容貌无任何变化。在此之后有多名当地居民反映此情况,基金会注意到了SCP-5977并对其进行收容和研究。


SCP-5977自称他是一名尼泊尔雇佣兵,他典型的廓尔喀人外貌特征能证实这一点。他能够流利的背诵出自己的士兵编号和所属军伍并出示了自己的金属制士兵牌。然而在查阅了尼泊尔历代雇佣兵编号后并未找到与该编号核实的人员。该项目自称姓名为“奈布·萨贝达”,已被核实为以军衔作为替代的假名。他的母语是尼泊尔语,同时能够流利的说英语。


被收容初期,5977体现出极强的攻击性。检测出该个体具有与智人相当的智力,可进行沟通交流。在多次尝试逃离无果之后,该项目逐渐变得理智和沉稳,开始呈现出进行沟通和参与实验的意向。并以此来换取一些娱乐资源比如书籍。


现今已知的任何方法都无法真正杀死SCP-5977。该项目具有较高的疼痛阈值,特质十分坚强。在承受了致命伤之后仍能保持长时间的清醒和行动力。当该项目被实施了放血以及肢体切割等无法维持生命活动的操作后,将进入假死状态,此时他的状态与人类尸体无异,无法检测出任何生命体征。该个体将于凌晨2:51(美国东部时间)从假死状态恢复至健康。向假死状态的5977实施心脏复苏电击以及注射肾上腺素皆不可使之“复活”。


该项目在“复活”时将被一种灰白色雾气围绕。经检测为带有一定雾霾颗粒的H2O蒸汽,目前尚未得知该雾气产生源。在被雾气围绕时,该项目将不可见,派出D级人员尝试触碰雾气中的SCP-5977,却“什么也没有”。尚不知被雾气遮掩中的SCP-5977为何种形态。雾气散去后,SCP-5977将复活并大概率处于睡眠状态。


取出的SCP-5977肉体组织样本将会在“复活”进行之时蒸腾为H2O蒸汽并消失,原因未知。


该项目右肩胛骨有三道未愈合爪伤,腰腹部数道钝器撞击导致的淤青。即使为其治愈,在当天的“复活”后,伤口依旧会重现。


通过■■■■■■■■■■[数据删除]手段可以推迟该项目恢复生命的时间至凌晨3:07(美国时间)。


该项目抗拒任何电子产品和热兵器,患有PTSD。任何已知的■■■■[已编辑]声音都会使SCP-5977进入烦躁和焦虑的状态,该项目拒绝拍照和录音,接受笔录和肖像描画。


SCP-5977对外界信息保有一定的兴趣,乐于阅读和了解新闻,但对通过电视了解信息表现出抵触。唯一能使SCP-5977感兴趣的电视节目是马戏团小丑节目,原因未知。该项目对具有红色卷发外貌特征的人表现出一定的好感。总的来说,他对于人类是友好的。


同样的,该项目对“开膛手■■”以及■■■神话体系有着异常的兴趣,曾主动索要相关书籍,原因未知。


 


 


注1. 先前的收容措施要求提供食物給样本,但是经过证实,SCP-5977可以消耗掉所有的食物而完全不见其有任何饱足感,并且就算不摄入任何食物也可以无限期存活。但经过证实,不向SCP-5977提供食物将引起该项目的焦虑和反抗。


 


 


附录1:SCP-5977-1采访记录


受访者:SCP-5977


采访者:Anderson博士


前言:初步收容后,SCP-5977变得顺服并接受描绘肖像,在此时进行第一次询问


<记录开始:2015/■■/■■ 下午4:27美国东部时间>


Anderson博士:你好,很高兴终于能和你进行交流了。


SCP-5977:你能把那个玩意儿关掉吗?(指着录音笔)


Anderson博士:失礼了。(关掉录音笔,开始笔录)你似乎对这些电子产品都很抵触?


SCP-5977:嗯哼。(发出一声含糊的表示肯定的声音)


Anderson博士:你也对拍照体现出强烈的反感,有什么原因吗?


SCP-5977:那种能拍照的机器,叫‘摄影机’是吗?那是什么原理?


Anderson博士:这个讲起来比较复杂,如果你感兴趣的话我可以给你提供相关的书籍。


SCP-5977:(低垂着头沉思了一分钟)我曾经被那种机器拍到过,之后会莫名其妙地受伤和死去。


Anderson博士:你的意思是你曾经被摄影机杀死过?


SCP-5977:可以这样说吧。


Anderson博士:你被杀死之后便又活了过来?


SCP-59771:那段日子我经常会死去。那种感觉很怪异,而且操纵摄影机的人让我感到违和感。


Anderson博士:怎样的违和感?


SCP-5977:他的言行给人一种奇异感,仿佛一个包裹在年轻皮囊里的腐朽老人。而且他的一些举动会让我感到困扰。


Anderson博士:那种死亡和现在你可以经历的假死和复活是一样的吗?


SCP-5977:并不太一样。


Anderson博士:可以详细说明一下吗?


SCP-5977:我不太想描述那种感觉,这让我恶心。


Anderson博士:好的,今天就到这里。


 


 


 


附录2   SCP-5977-2  一次偶然交流


前言:在SCP-5977的一次用餐中,该项目首次主动搭话,对象为D级人员D-62254。


<交谈时间:2016/01/09 中午12:00 美国东部时间)>


SCP-5977:前几天没有看到你,你是被调去别的地方了吗?


(三名D级人员高度警戒并握紧了配枪)


D-62254:(十分震惊,愣了一会才磕磕巴巴地回话)呃……是的,听从命令。


SCP-5977:我懂的,士兵也是这个样子。上边的命令就是一切。


D-62254: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和我搭话?说实话我吓了一跳。


SCP-5977:看你顺眼吧。说实话,你的长相让我感到很亲切。


D-62254:你有这样的朋友吗?


SCP-5977:不能算是朋友。(项目露出一个苦笑)我可是……在他手里栽了不少次。


之后SCP-5977不再进行交谈,开始沉默地进餐。


 


 


 


 


附录3   SCP-5977-3 采访记录


<交谈时间:■/■/2016 上午9:00 美国东部时间)>


受访者:SCP-5977


采访者:Anderson博士


Anderson博士:你曾经为英国卖命过是吗?在佣兵团里?


SCP-5977:一开始我被英国人雇佣,但后来我单干了。


Anderson博士:你觉得现在是几几年?


SCP-5977: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很困难,我已经与世隔绝很久了……我想大概在1960年左右?也许会更晚一点,1970年?


(Anderson博士岔开了话题)


Anderson博士:听说你和D-62254搭话了?


SCP-5977:D-62254?你指的是那个红色卷发的人吗?


Anderson博士:就是他。我听过报告了,他让你感到熟悉吗?


SCP-5977:对的,我认识一个人也有一头那样鲜艳的红色的乱糟糟的头发。


Anderson博士:你否认他是你的朋友,那你们是什么关系呢?


SCP-5977:……很难界定。我也不清楚。我至今不明白他到底是把我们当成玩游戏的伙伴还是可以随便屠杀玩弄的玩具。


Anderson博士:我们?你还是有同伴的吗?并且你说的游戏是什么意思?


SCP-5977: ■■■■■■■■■■■■■■。


[以下内容已编辑]


 


 


 


附录4:SCP-5977-4采访记录


受访者:SCP-5977


采访者:Anderson博士


前言:SCP-5977在阅读有关■■■■■相关书籍后主动要求进行沟通,此为首例。


<记录开始:2017/■■/■■晚上8:00美国东部时间>


SCP-5977:你认为神是什么样的?


Anderson博士:神?你是指广义的宗教方面的吗?


SCP-5977:是这个意思。


Anderson博士:神是一种精神物而非现实物。是对一个宗教或者信仰最高层次的统称。是无助的迷茫的人类的心灵寄托。


SCP-5977:我觉得神是一种更近距离的能够触碰得到的存在。他对人就像人对宠物,比如,嗯……(他歪着头组织了一下语言)神提供给人安全感和归属感,同时也设下限制,比如遵守道德。这就像人给狗食物并不允许狗上桌和咬人是一样的。我们就像被神豢养并以此取乐的宠物,唯一的不同是,如果宠物狗死掉了我们会很难过。但人死了神不会有什么想法,毕竟神还拥有我们的灵魂,神并没有失去他的‘宠物’,毕竟只是换了个形态罢了。


Anderson博士:我承认你的理论十分有趣和耐人寻味。但在这方面我并不能发表什么见解,我是无神论者。毕竟我可没见过什么神。


SCP-5977咧嘴笑了笑,不再说话了。


这是该项目首次表现出对宗教的兴趣。


 


 


 


 


手术报告 F5562-5977


日期:■/■/■■■


测试对象:SCP-5977


外科检查在Dr. ■■■■的监督下实施


在进行手术的整个过程中,出于人道主义,SCP-5977一直保持麻醉状态。至本报告撰写之前为止,尚未对SCP-5977进行过活体解剖。


在首先实施的剖腹术中,当测试对象的腹部皮层被刺穿后,从伤口流出血液并蒸发出大量H2O蒸汽,临近区域的特工均被迫吸入这种蒸汽,所有人报告称吸入这种蒸汽后会出现一定程度的头痛、焦虑感以及对电子产品的抵触。在随后的手术中对测试对象的每一次切口均产生了同等效果的蒸汽。


测试对象的内部器官与骨骼结构均与人类无异且处于正常运作的状态。任何体征都标明SCP-5977为一正常健康的男性实体。然而采取措施使项目进入“死亡”之后,项目的肌体细胞DNA将以一种奇异的方式进行解旋、复制和重排,且无任何规律可寻。可检测出项目细胞内的DNA解旋酶和DNA聚合酶高度活跃。项目的DNA重组将会在“死亡”后的半小时内完成,并且肌体细胞展现出癌变的倾向。目前已知任何碳基生物的DNA序列都无法与项目死亡后重排的DNA相吻合。在“复活”之后,SCP-5977的DNA将“归位”,恢复为人类的DNA序列。





评论

热度(441)

  1. 落叶鲸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