苜刎

进击的巨人—利威尔中心/主吃团兵
第五人格—佣兵中心
魔法禁书目录—一方通行中心

【千刃柒】藏刀•中

祈棠:

       



         (上)


        大概是武林pa,be


  私设多,ooc有,狗血有


  我流千刃柒,千刃参考香槟太太的设定@电子香槟,有改动


  私心夹带七柒,注意









  「陆」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人常言川蜀地势险恶,重山叠岭飞鸟纵难越,猿猴难登攀。于是正道便以此天险为障,与邪道分庭抗礼,双方本来势均力敌,但自从刺客盟独大,邪道势力也开始往正道势力范围内渗透,而眼前这栈道便是其中的一部分。


  人总叹自然鬼斧神工,却又凭自己的手段征服自然,不然如何在绝壁上修出这样一条栈道来?柒偏头扫一眼,围栏外就是万丈深渊,畏高之人怕是寸步难行,但他面不改色继续前进,这一段稍稍辛苦些须步行,后面就可以换成骑马了。


  千刃一边在空气中舒展身形一边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和他搭话,“原来你不畏高啊,走这么久累不累?累了和我说我背你啊……”


  “不想和悬崖底下的孤魂野鬼躺一起就闭上你的嘴。”长途跋涉虽然辛苦,但还尚能忍受,千刃这一肚子的废话却让人受不了,柒无可奈何加快了步伐,寄望于早些到接应的地点。


  “身为你的刀我本该与你同甘共苦,但化形又要消耗你的内力,我这般体贴,自然不能增加你的负担。”千刃毫不客气地给自己偷懒找借口,柒看也不看他,“那你从我身上下来。”“我又没有重量,而且这样视野比较好,有情况我可以第一时间通知你。”


  确实,未实体化的千刃本该轻如云气,但此时他两只手搂着柒的脖子趴在人背后,整得柒老感觉背后发凉,好像鬼上身似的,又没办法强行让这刀灵从自己身上下来,一路上不知第几次萌生出弃刀的想法来。


  “柒,这里雾好大啊,”感知到柒心思,千刃知趣地转移话题,他用指尖拨弄着柒发间凝结的露珠,“大的有些不正常。”


  “恩,确实,”柒沉声道,这一段地图上虽有标注,但也只是粗略记了句“有雾,视不良”,然而不知何时眼前只剩白茫茫一片,除了脚下方寸之地再看不清他处,浓重的潮气扑在脸上,隐隐有呼吸不畅之感,“这雾是有人刻意为之。”


  本来他前行速度极快,这一段路程虽险但今日便能走完,此时却不得不放慢脚步,提防着雾里是否会生出变故。


  “正一!”千刃低喝出声,几乎同时柒拔刀向那方向一挥,那飞过来的东西被拨了个方向锵地深深没入石壁,是错金箭,还是劲弩所发,力道之大以至于柒指尖微微发麻,然而更多破风声呼啸而来,有埋伏!


  柒长吸口气,内力注入手中千刃,朝着面前横扫,呼啸的刀风将弩箭来势削颓,刀芒再将箭矢尽数斩断,只一瞬不知挥出了多少刀,断裂的弩箭落了满地,最后一刀斩出气劲破开浓雾,前路多少能看清了些。


  就是现在!柒脚一踏飞身而起,踩着崖壁凸出处与围栏飞速前行,这弩威力虽大但相应也笨重,且一次只有一发,一发与一发间尤需时间再装箭矢,而此时就是脱离弩箭射程的最好时机。


  几息间柒已行了数百米,将方才埋伏之地远远抛在身后,雾气此时也小了些,柒正准备一鼓作气冲出这一段浓雾覆盖处,却听见白日里突兀一声雷鸣,怔愣了一瞬就反应过来,有人在绝壁上引爆了开山雷!


  所谓开山雷,是一种特制炸药的诨称,威力极大,多是用在开山掘矿上,然而此时这一声惊雷炸响绝不是什么好事,不消片刻就有隆隆的声音传来,被炸裂的山体开始向下滚落了!


  “这一招够狠啊——”千刃挥手不断替柒扫开坠落的石块,引爆开山雷确实能让人避无可避,但同时也会毁了这一段辛苦修建的栈道,又或者在埋伏之人眼中,区区栈道换首席刺客性命实在是桩划算的买卖?


  这一下影响的范围太大了,柒没能继续向前,有硕大巨石滚落直接把栈道撕出了道口子,凭人力几乎无法逾越。而柒纵身一跃,在石壁上借力试图跨越,在空中却被飞来的石块砸得偏移了身形,手与栈道那边硬生生错开了,整个人向下坠去,被积存的云雾吞没了。


  等一切重归平静,雾中冒出几个黑影,于柒坠落处审视许久,低声交流后又消失不见。


  “死要见尸。”“明白。”


  “可怜天下第一刀,竟沦落为被自己的主人当踏板踩。”“你该谢谢我不嫌你硌脚。”厚实的云雾下,柒紧贴着石壁,脚踩在千刃上,虽有些狼狈但好歹探听到这伙想杀他的人的讯息,千刃则是抱着手飘在一边,“现在人走了,该上去了吧。”


  柒点点头,瞅准了岩壁凸出的位置,一路借力而上重又回到了栈道上,一招手那嵌在下方石壁中的千刃一闪,径直飞回他手中。千刃看着眼前残破的栈道啧啧叹息,“啧,你可真是‘受欢迎’,怎么样,能看出是哪边的人动的手吗?”


  “错金箭,开山雷,不好分辨,”柒伸手在石壁上抹了一把,繁多的露水被掌心晕开,“但造就如此大雾的机关,独刺客盟一家有。”


  “你们人类不是讲究卸磨杀驴吗?这要杀的人还没杀,就整出来这么多对付你?”千刃嗤笑一声,语气中满是不屑,柒则是摇头道,“杀人是借口,不过是把我引入正道腹地的理由,到时候只要在我与正道拼杀时暗中出手,既能杀了我又好推脱责任。”


  “刚才那是四堂主的安排。老家伙们活的久了,总是害怕被新生事物顶替,”柒甩去刀身露水,归刀入鞘,嫌弃雾重打湿发丝又把兜帽带上,“至于那个人,他目的很明确,是要我去杀武林盟主,所以人死之前他都不会出手。”


  “所以,如果有什么杀招,还在我杀目标之后。”


  “既然你都清楚,为何还要接下这个任务?”“做一日的刺客,守一日的规矩。等我杀了那一人,就算还清昔日施命之恩,从此之后,我与刺客盟再无关联。”柒说这话时,语气冷淡,眼底却闪过几分不易察的疲惫,毕竟前路难测,背后亦有暗箭高悬。


  “无妨,”千刃突然就笑了,柒只觉身后的人化作了实体,不属于人的冰凉温度贴在他背后,“你放心去杀,背后交给我。”


  “……恩。”




  


  「柒」


  




  “嘿!小子,醒醒!”小侍卫脸被拍了几下,迷迷糊糊睁开眼就对上队长那张凶神恶煞的脸,登时吓得腿一软差点又出溜下去,队长按着肩膀把人扶住了,摆出一个和善的笑容来,“我知道这些日子你们没日没夜巡逻很辛苦,但过几日就是武林大会,容不得马虎,下次再让我看见你打瞌睡……”


  “不,不会的!队长我知道错了!”小侍卫几乎是哭着喊出这句话,生怕下一秒就被笑得像黑山老妖的队长手撕了,队长满意地拍拍小侍卫的肩膀,“好好干啊。”“是,是!!!”


  等队长走远,小侍卫才如蒙大赦般松了口气,赶紧拍了拍自己的脸,最近武林大会将近,为防有邪道宵小混进来主会几个大派也是加大了巡查力度,像他们这样有点内力的普通武者,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还有各路高手潜伏在暗处,如此严密,哪怕邪道的苍蝇都飞不进来半只。


  不过,小侍卫有些困惑地挠挠头,他明明记得自己刚刚兢兢业业坚守岗位,怎么就突然打瞌睡了呢……


  “你找到那个人了没?”“没有。这鬼地方太大了,我迷路了。”小侍卫身侧的阴影一动,居然是一个人,借着建筑物与人的阴影巧妙移动着,没有被任何人发现,正是潜入武林大会举办之地的柒。


  此时他还在寻找任务目标,刺客盟最后提供给他的只有血书的伍六七三个字,柒在此处打探了一圈,连千刃都被差出去了,却没有找到与这三个字有关的任何信息。


  听到迷路二字柒嘴角一抽,什么迷路,分明就是千刃大爷不愿干活推脱的借口,罢了,“那你回来吧。”下一瞬熟悉的身影就出现在面前,若不是柒停的够快,怕是直接就撞上了。


  “你不干活不要挡路。”“不是你叫我回来的吗?”千刃一摆手,语气还有点委屈,说不得骂不得使不得,这刀看来也留不得了,见柒眼神逐渐危险千刃收了嬉笑的神色,正经道,“我这迷路也不是全无发现,比如刚刚听墙角听到的武林盟主上位史,可精彩了,你绝对不能错过。”


  柒开始解刀鞘的绑带了。


  “嗨你好歹听我说完不是,你不想细听那只能给你概括一下了,总之就是新任的武林盟主,其实是泡了前盟主的女儿,才能踢开各路青年才俊上位的。”


  “而且刚好,这位名字就叫伍六七,居然还真有人起这种闹着玩的名字啊。”


  “那人现在在哪?”“这我怎么知道,可能在花前月下和姑娘看星星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理想吧?”“遗言说完了?说完我送你上路。”柒作势就要扔手里的刀,下一秒却是千刃出鞘,直直刺在墙上,没被刺中的人吓了一跳,刚以为这是胡乱出刀,却听柒的声音极轻地传来,“下一刀就不会偏了。”


  怎么会被发现?本想死撑的人望见柒眼睛那一瞬就失了勇气,那双猩红眼眸中只有冰冷的杀意,让人无法不信他所说,他打着哆嗦收了隐蔽的身法,跪地行礼道,“参见首席,在下是盟内派来向您传递情报的。”


  “什么情报?”“武林大会的具体安排,人员,巡逻和暗哨都标注在这张地图上了,”那人恭敬地奉上地图,罢了咬咬牙道,“还有一事,盟主让我务必转达。”


  “武林盟主,要死在武林大会当天,在所有的正道面前。这样才能扬我盟之威让正道胆寒——”那人呆怔地看向被洞穿的胸口,似乎不敢相信柒竟然真的出手了,柒转了转刀把伤口扯的更大些,慢条斯理道,“知道了。”末了拔出来看见刀身血污又啧一声,“不该用你去杀他的,脏死了。”


  “我脏了无所谓,”千刃刀身上的鬼面吸饱了血,散发着幽幽红光,连带着千刃自己也是瞳色变成深红,伸手拭去柒脸上不小心沾上的一串血珠子,“你不要沾了这些脏东西就好。”


  “没办法,总得把这藏在洞里的老鼠引出来,希望这诱饵能稍微起点作用吧。”


  夜深了,虫鸣都寂去三分。小侍卫强打着精神巡逻到了后半夜,眼见着交班的时间终于要到了,兴高采烈地正要往交班的地方去,脚下却被绊了一下,险些跌了个狗啃屎。


  他骂骂咧咧地扭头去看地上,却看见一只沾满鲜血的手搭在地上,顿时脑子一片空白,手里的兵器当啷落地,失声喊道——


  “死,死人了!快来人啊!!”


  



  「捌」



  


  武林大会开幕在即,没想到竟然出了这种事。一个不明身份的人死在了会场外沿,被一刀洞穿心脏,干脆利落。然而不说这人是什么身份,为何莫名其妙死在这里,又是谁杀了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有其他势力混了进来。


  一时间人心惶惶,各派忙不迭组织人手加大排查力度,高手们也是尽数出动,不放过任何可能藏匿的地方,这杀人者大约是逃走了,毕竟搜遍周围也没找到人,但也有人猜测这杀人的是武功高强之人,而且极善隐蔽之法,如今仍在这会场之内。


  “那六七哥哥,凶手到底还在不在这里啊?”“不好说。”青年摇了摇头,咬了一口手里的桃子,一边嚼一边说,“我觉得他应该是没走。”


  “你怎么知道他没走?”“分析一下啦分析,首先这个人被杀之后没有被第一时间发现,说明杀他的要么比他强许多,要么就是没料到自己会被杀。”


  “而尸体就那么放在那里,没有任何藏匿,很明显是故意为之。为的就是要让我们发现,那么我们就可以猜测一下这个人的目的。”


  “一种是这个人很嚣张,他在这里杀人只是单纯地挑衅正道各派,但如果是这样肯定不会只杀一人;一种是这个人想要干扰大会举办,武林大会前夕发生这样的事肯定会引发不安,但各派雷霆手段之下对大会并不会有太大影响;最后一种可能嘛……”


  “他在找人。”青年咬完最后一口桃肉,把那颗桃核捻在指尖,“他要找的人隐藏的很深,但是出了状况这个人肯定要出面来安抚局面,人出来了一切好说,不管是杀也好抓也好,一切都随他所愿,你说是不是?”


  “不愧是武林盟主。”身后一个冷漠的声音响起,长刀不知何时架在他脖子上,青年赶紧把手举过头顶,“不敢当不敢当,在下不才只是个混吃混喝等死的废物,英雄怕是找错人了吧?”


  “旁边这丫头是前盟主的女儿吧?难道你不是那个泡了前盟主女儿成功上位的新任盟主吗?”


  “苍天啊,谁这么恶毒污我清白!我偶尔从小流氓手里救了这丫头一次,鬼知道她是盟主女儿哦,况且我也只拿她当妹妹,这些人思想怎么这么龌龊啊!”


  “那么你就是伍六七了?”这一句话音未落,暗藏的杀意陡然而起,青年突兀地向后倒去,手里桃核朝着那人弹去,一枚小小的桃核如何能阻刀刃,顷刻间就被劈了个粉碎,但青年竟抓住这短短一瞬,捞起被打晕的小姑娘跳出了千刃的攻击范围。


  柒正欲向青年背后再砍时,不知从哪飞出来一把剪刀,速度之快他竟来不及躲开,剪刀锋刃擦过侧脸,划出一道细长的伤口,罩在头上的兜帽也被劲风吹起,露出被掩藏的面目来。


  “你竟然还受伤了。”千刃在旁边无聊递打着哈欠,“我以为你三秒就能解决他。”


  “闭嘴。”柒没管脸上的伤,刚刚能躲开他的刀还顺势伤了他,出乎意料是一方面,这人的实力倒也称得上不错,如果继续成长下去将来也是个数得上名头的人物,但是,他提着千刃瞬间拉近与对方的距离,今日此人必死无疑!


  “嗨呀这位小哥火气怎么这么大?有话好好说嘛。”青年也是顾忌昏迷的小姑娘,边打边退,退到不会误伤的地方才后翻再次拉开和柒的距离,剪刀也飞回他手中,“且听我一言,刺客实在是没什么前途,不如弃暗投明,我们这边欢迎你啊,待遇什么的都好商量——”


  “多说无益。”柒持刀逼近,刀刀取对方要害,却都被那把剪刀拦下,心念一动,手中千刃碎裂开来延长许多,一刀将剪刀劈飞,下一刀就朝着青年面门而去,青年无处可退,两人四目相对,这时才将柒面目看了个清楚,眼看着就要被砍却呆愣在那里,怔忡道——


  “……阿柒?”


  本来顺势疾下的千刃硬生生停住了,青年脸被刀风豁开口子尤不自觉,本来轻佻的神情突然激动起来,“你就是阿柒,我不会认错的,来的为什么会是你……你不记得我了吗?!”


  “你从何得知这个名字?”明明只要方才挥下一刀,他就能杀了目标完成任务,不必再参与这些纠纷,柒却迟疑了,毕竟知道这个名字的,一个死了,一个要杀他,一个是把刀。


  而青年不说话,只是把手在脸上一抹,扯下一张纤薄的人皮面具,露出其下的真容来。柒一震,稳握刀的手跟着一抖,眼前这人,居然和他长的一模一样。


  肯定是正道整出来的诡计……又或是刺客盟设下的圈套?他是刺客,除了杀死目标不应再思考其他,杀了人赶紧离开才是他该做的……然而握着刀的手好像突然没了力气,千刃沉沉坠在掌心,似有千斤重。


  “阿柒,你——”青年不顾被刀指着,上前想要靠近他,柒退了一步,却靠在了熟悉的怀里,一双手蒙住了他的眼睛,叹息道,“你的心乱了,阿柒。”


  柒本欲说些什么,千刃却化作实体不由分说将他抱起,腾跃而起落在屋檐上,他刚刚站的地方此时多了几枚插在地上的银镖,平日里总是笑着的男人冷冷看着下方的青年,竟头一次在人前显露了身形,“难道你忘了?所谓正道,可都是些笑里藏刀的衣冠禽兽。”


  “你们不要出手,他是我故人!阿柒,刚刚那不是我的意思!我知你一时肯定不愿相信我,但我绝不会害你!”青年警惕地看着突兀冒出来的男人,在心里骂了句那些没眼色的正道高手,神色衷恳道,“只要阿柒你肯留下来,我把原来的事讲与你,你肯定能想起来的!”


  “留下来?”一直沉默的柒在千刃胸口轻推了一把,从对方怀抱中跳了下来,眸中方才那点波动此时消失无踪,眼见周围不断有正道之人围了过来,便知这一次杀不了此人,只能暂且退避,他对着青年摇头道,“这笑话可并不好笑。今日未能杀你,等武林大会那天,我自会来取你性命。”说罢转身迅速离开了,千刃则是又挑衅地看他一眼,也跟着去了。


  “阿柒!!!!”伍六七伸出手,下意识就要往那人站的地方冲去,却被几个正道高手拉住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人消失在远处,气急道,“方才怎么不见你们,这个时候倒知道拦我了!”


  “您千万不能意气用事啊!此人明摆着就是邪道派来刺杀您的,我们决绝不能放任您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而且这邪道险恶手段众多,更有精通易容者可以将自己改换面貌而无人能分辨,您怎知他就是那故人,说不准就是故意易容成那样的!”


  “唔,六七哥哥刚刚怎么了,我脖子好痛哦……”旁边晕着的小丫头也揉着脖子坐了起来,看着一群人有些懵,“怎么这么多叔叔伯伯都在这里啊?”


  伍六七这时终于挣脱开压制,但那人走的太快,他甚至不知该往哪个方向去追,听到小丫头声音才回过神来,勉强地笑笑,摸了摸小丫头的头,“对不起啊可乐,我们又被找到了。”“唔没事,那哥哥你又要去忙了吗?”


  “是啊。”伍六七盯着刚刚还站着人的房顶,“我要去找一个人。”



  


  「玖」


  




  “噔噔”,木门从外侧被轻轻叩了两声,“客官,您要的东西,给您放门口了。”许久无人作答,门外的人搁下东西便离开了。


  柒将门板掀开一条缝,打量了下门外情景,确定无虞才迅速将地上的东西拾了起来,合门上锁一气呵成,这才松了口气,饶是他对目前的状况也头疼不已。


  之前情况特殊之下未能成功击杀目标,这下彻底惊动了正道,下令对武林大会方圆几里内的城镇进行彻底搜查,欲将他找出来,其中不乏老一辈的高手,一但纠缠起来就很难脱身。


  故这几日他辗转各处,布了多处陷阱,以此扰乱追敌视线。今日被几个老家伙追的很紧,他也是刚刚才脱身,挑了间不起眼的客栈钻进了个房间,打晕了本来的主人,安定下来才与刺客盟的人联络,而刚刚门外的正是接应的人。


  来的还真快。柒晃了晃手里的小包袱,里面传来沉闷的碰撞声,留了个心眼先寻了块布子掩住口鼻,才打开。满满一包都是暗器,形状锋利而颜色诡异,大都是淬了见血封喉的毒药。想来是刺客盟估计他会在当日落入下风,为他特意准备的其他手段。


  柒捻起一枚菱形的毒镖来,微微用力,四角就弹出细小的倒刺来,等到那一日,正道诸人恭迎武林盟主上任,他只需要潜伏在欢呼的人群中,朝着首位之人丢出这样几枚暗器,前几枚做饵引开回护之人,再一枚荡开那把剪刀,这最后一枚便划过目标的脖子,带起一串血花,有毒的倒刺深深勾入皮肉之中……


  “啪”,手里的暗器掉在了地上,柒疑惑地审视却发现是自己的手在抖,因为要杀掉目标而不住地颤栗,不是兴奋,倒像是——


  “你在害怕吗?”千刃的声音冷冷入耳,“因为要杀掉那个男人。”


  “怎么可能?”柒神情淡漠,凭意志力强行压住了手的颤抖,把那些暗器拨开,从怀里掏出来之前备好的食物,垫着布沉默地咀嚼着有些发硬的馒头,千刃似乎并不相信他的说辞,警告道,“你现在停手还来得及。”


  “你不想我杀那人?”“不,那个武林盟主死活无所谓,我担心你无法全身而退。”“我心里有数。”柒摇头否决了千刃的提议,心想这样还算是一把刀吗,简直如同人一般,然而利刃出鞘嗡鸣一声,千刃手持刀指着他,“若我一定不让你去呢?”


  “你是我的刀。”柒站起来,那刀锋刚好顶着他咽喉了,只要千刃手抖那么一下,凶名可止小儿夜啼的首席刺客就会死在这里,“难道你还要杀了我吗?”


  千刃沉默片刻,又笑了起来,刀光在空气中一闪又归了鞘,被他随意撂在了一旁,只伸手去抚柒脸上那道还没完全愈合的伤口,力气使得大了些,那结痂的伤口又破裂开,沁出鲜红的血来,“我可是魔刀千刃啊,噬主的天下第一刀。”


  “你要死,也只能死在我的手里。”


  “我自然不会死在这种地方。”柒深吸口气,就是明日了,想来刺客盟的高层也是一片欢喜鼓舞,最棘手的内忧与难测的外患斗个两败俱伤,如此他们便能继续稳坐自己的位置,堪称是一举两得的妙计。


  他却偏不遂那些人所愿。


  隔日晌午,未能抓到人的正派在高度戒备中如期召开武林大会,所有进场之人都经过严格排查,没有通行令欲进出者一律先抓起来,等到大会结束才能被放出。


  “六七哥哥,你看起来好——”小姑娘指尖把玩着自己的一缕头发,看着伍六七收拾自己,他难得没有把头发扎起来,放任稍长的发丝垂落下来,衣服则还是前几日那身,配上眼底的黑眼圈和不怎么老实的目光,小姑娘情不自禁道,“贼眉鼠眼。”


  “嘿!怎么说话呢你这丫头,几天前要不是我把你从刺客刀底下捞出来,我看你爹上哪儿哭去。”“可是人家要杀的是你又不是我。”小姑娘撇撇嘴,正想再说什么逗逗对方,却突然感到一阵杀气,剪刀不知从哪里飞出来盘旋在她面前,伍六七一脸冷酷道,“你知道的太多了,死吧。”


  “哎呀,吓死我了,我要告诉我爹你拿剪刀对着我!”“别别别,小祖宗,我开玩笑的,你不想我当着一堆高手的面被你爹胖揍吧?”“那你告诉我,你这个样子,是不是为了去找那个人?”


  伍六七一愣,“你怎么知道?“”肯定的啊,这武林盟主与首席刺客的爱恨情仇,这几日可是热门话题,有好几个相熟的小姐姐都说要写你俩的话本呢,嘻嘻。”“你少看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啊!”伍六七只当是小孩子胡闹,他最后确认了一遍自己的装束,本来平静的心又开始忐忑起来。


  那人不来是最好的,要么就悄悄动手,要么就改日来杀他,千万别在众目睽睽之下提着刀就来砍他。他没那个底气能镇住老家伙们,若是真的正面碰撞,恐怕——


  “不要来啊,阿柒。”


  武林大会程序总算走的差不多了。前盟主先简短作了介绍,便请出了今天的主角,伍六七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了出来,脸上维持笑意与众人问好,视线却焦急地寻找那个身影,看了几圈,似乎是不在,但心中不详之感盘桓不散。


  刺客杀人的手段有很多,可阿柒和别的那些刺客都不一样,如果是阿柒会怎么做呢?早在接触之前他就听多了有关首席刺客的说书,刺客生涯无一失手,从市井小人到江湖名士什么人没有杀过,如此光辉的战绩,再添一颗他这武林盟主的脑袋,岂不美哉?


  场边的侍卫们远远观望着,侍卫队长瞧着那场面发出啧啧的赞叹,跟旁边的小侍卫说,“没想到,这平日里和我们混在一起的,居然就是我们新任武林盟主,这叫什么,大隐隐于市!难怪那些刺客想杀人却找不出人在哪,真是厉害了。”


  “快看,前盟主的千金亲自奉上宝剑,这两人肯定不单纯!誓以此剑斩尽邪道宵小,啧啧,平日里看不出,正经起来还是有模有样的嘛。”


  “喂我说你,今天这么高兴的日子怎么把自己憋成个闷葫芦?”许久未得到回复,队长有些不满地拍了一把沉默的小侍卫,“我知道你前几天受了刺激,不过区区死人以后见得多了就——”


  队长的话没能说完,嗓子忽然失了声,视线天旋地转间看见自己没了头的身体还站在那,低着头的小侍卫手里正拿着他腰间别着的刀,道一句借你刀一用,就从高墙上跳了下去。


  伍六七站在场中,周围呼声如鼎沸,恨不得现在就随他一起打进邪道的老巢,以至于生出些隐约的晕眩之感,内心感慨于众人的热情,正欲说些什么来挽救濒临失控的场面,却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丝极微弱的杀意。


  那个人还是来了!


  伍六七不敢妄动,那个人离他很近了,随时都可能出手,然而周围这些人竟一点都没有察觉,首席刺客真的不是街头巷尾那些说书人所能胡诌的,就是一众刺客里最强的那一个,先前能与对方一战完全是占了那人心神挣动的便宜。


  他试图从一张张激动的面孔中寻找熟悉的人,却总是差一些,那人又隐没不见,冷汗顺着额角往下流,伍六七咬牙握住了那把新赐予的剑,他不能死,那人一点都不记得他了,怎么甘心去死?!


  唯一的生机,就在对方出手那一瞬。


  “噌!”来了!伍六七动了,与此同时身边两个护卫的高手身子缓缓软倒,喉间各多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那侍卫打扮的人手中刀眼看着就要落在他身上,却被剑挡住了。


  一刀一剑碰撞的清越之声,好似一声钟鸣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伍六七本以为争取到了些许时间,那人却随手抛开手中刀,从腰间抽出另一把来,刀锋上撩直接在他侧脸上留了道口子,死亡迫近伍六七却吼了一声,“阿柒,快走!!!”


  刺客当然知道他自己的处境,如此轻易接近了目标,无非是设好的局,他出手那一刻,也是正道的高手出手的时候!几股强大的内力压迫而来,几欲压垮他的脊梁,摧折他的膝弯,柒口鼻都渗出鲜血来,但还是不管不顾地刺出了那一刀,感受到利器破开人体时他心里一松,却听见锵锵几声,不知从何处飞来的暗器当啷落地,本来应该落在他身上的。


  他不解地看着被刺中心口的青年,明明被刺却稳稳地扶住了他的肩,朝他展露一个笑容来,“我说要保护你,我做到了,阿柒。”


  本来模糊的记忆突然涌了上来,头痛欲裂的柒把刀拔了出来,那人被惯性带着靠在他身上,没了力气的手再也攀不住他的肩,靠着他倒在了地上,气息微弱地催促道,“你快走啊,不要死,我一定会去找你的。”


  “阿柒,走了!”千刃显出身形,挡住数把袭来的兵器,朝愣在那里的柒喊了一声,像是大梦初醒,柒一步步从倒着的人身边退开,几乎是无知觉地被千刃扛上了肩头,从一众愤怒的正派人士围攻下逃了出来。


  在失去意识之前,柒的视线停驻在那被层层围着的地方,首席刺客从不失手,他那一刀实打实地穿心而过,哪怕再高明的神医也是回天乏术。


  一个死人,如何来找他呢?








       TBC.






      看了一下,如果不拆成两节这一段就太长了,所以有了中orz


      本篇七柒其实是亲情向,真的不是什么ntr现场啦


      只开了个车头,所以本段就不放出了


      还是有什么不理解的或者bug可以和我说😣


  


  
  


  


  


  
  


  


  


  


  


  
  

评论

热度(104)

  1. 苜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