苜刎

进击的巨人
利威尔中心/主吃团兵
第五人格
佣兵中心

【团兵】第二世-8

谁家哒gee:

-莫布里特x韩吉提及 一点小刀 但是总体是温馨治愈系【ntm


-预感下章完结 但是还有个肉可能会放番外或者最后一章一起发


前篇:【第二世-1】【第二世-2】【第二世-3】【第二世-4】【第二世-5】【第二世-6】【第二世-7】




那双黑色的眼珠依然明亮,但是眼眶明显地凸显出来,利威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下去。埃尔文总陪伴在他的身边,不容易察觉这样的变化。他只觉得利威尔的骨节凸出,在拥抱的时候节节肋骨抵在自己的腹腔。他们都没有发觉到利威尔的病症已经严重到需要住院治疗。


研究所没有长期检测引导者的身体指标,但那些眼见着利威尔为重生项目奔波的同事们围在病床边看着利威尔,他们都知道利威尔的情况不太好。埃尔文不能失去他的引导者,于是大家商量后对利威尔提出了暂停服务的要求。


他们感觉到利威尔情绪的低落和生理指标的不稳定,这只是急性的病症,只要好好休息就可以恢复。埃尔文是他们目前为止最为成功的一个项目,埃尔文的情绪管理,神经反射,对外应激都具有巨大的参考意义。他们需要保证最好的实验品的指标稳定,也意味着,要先让引导者恢复最佳状态再回到项目中来。


研究所里有很多的重生者引导咨询师,比起利威尔这样中途加入项目学习的人,其他人有更加坚实的理论基础和自我调节能力去帮助埃尔文。埃尔文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实验体,他的生理心理指标已经等同于成熟的人,并不需要太多的干涉。在利威尔不在的期间,研究所只会安排专人为埃尔文做心理疏导和必要的物理锻炼。


休假时间长短未定,以利威尔自身恢复为主,谈判者小心翼翼地坐在病床边向他们征求意见。从埃尔文重生项目开始时,程序就已经设定没人可以生生把他们拆散,他们在埃尔文的上一世是伴侣,这一世也是彼此珍爱的人。埃尔文的手紧紧握着利威尔的,他的眼神低落地扫过利威尔苍白的脸,手臂上的辉光亮起,那是无法拆散更换,属于他们的部分。


利威尔已经拆下呼吸机,不同颜色的线接在他胸前圆片上,从宽松的衣服下连到旁边的心电图上。他的心率在别人进来时增加到靠近一百,又在埃尔文轻轻握紧他的手时渐渐回落。利威尔沉默地考虑了一阵后说,埃尔文同意,他就同意。


埃尔文的眼神从利威尔的脸上移开,他说以利威尔身体考虑。他同意暂停利威尔的职务。


出乎预料的果断回答,他们给埃尔文一天的时间收拾行李和告别。明天他就要住进研究所,方便管理和随时安排协调人员。


他们一起回到家里,把这边并不多的几样杂物放进柜子里,用宽大的布料把沙发和餐桌遮挡起来。埃尔文把全部的笔记堆叠起来整齐地塞进行李箱,他说这些手稿的整理和校对至少要一个月。这些时间足够让利威尔好好休息,或者去外面哪里散散心,去见些他没有太多联系的朋友们。


利威尔依靠在门框上看着埃尔文收拾那些杂乱的笔记,这么十年来,他除了埃尔文,没有其他的挂念,也无处可去。但他把重生计划厚厚一叠的说明塞进行李中,带上一张简略的地图,说自己想去韩吉那边的新城看看。路途遥远,但他可以骑马慢慢走,一路风景看着走下去。


如果你想我,可以定位到我的位置,花纹会发出指示光。


埃尔文把行李箱合上,站起身走向利威尔。他的手臂搂紧利威尔的腰,鼻尖蹭在耳后,恋恋不舍的留下炽热的体温。“下次我们一起去。”


他看着利威尔吞下医院拿回来的安眠药片,在第二天对方完全清醒前吻别。


利威尔给韩吉发了信件,但他并没有照自己所预计的会在路上慢慢看风景耽误多久的时间,而是在信件到达的第三天就抵达韩吉的研究所。


他在厚重潮湿的石道走廊中走过韩吉的实验室,除了基础学科和满脑的学识,韩吉并没有从外面的新研究所里带回来太多的技术,墙内世界没有足够的电力去维系通信系统或者新型实验仪器的运转。这里的一切似乎停滞不前,留在了他们曾在调查兵团里的时光中。


韩吉的目光,在利威尔推门而入的时候从写划的混乱的黑板上转移出来,她的思绪还没从实验设计中挣脱出来,皱紧的眉头花费了三秒才被舒展的笑容取代。实验室顶上挂满了明晃晃的发光石,利威尔盯着那些明亮的石头看,他和埃尔文在人造光源下呆了太长时间,回到墙内重又被这种熟悉的场景拉回到之前的记忆当中。但是韩吉没有让他沉浸太久,她急躁的拥抱把利威尔重新拉扯回现实中来。


利威尔也抬手回抱她,才发现韩吉照常绑起马尾,侧边扎起的头发已经白了一大部分。


他这次没有抱怨韩吉办公室的混乱,在对方往柜子里翻找东西时打量着那些堆叠地摇摇欲坠的材料们,还有放在木制书架上乱七八糟的小玩意们。有外面采样回来奇形怪状的石头,上面有半条鱼的化石,那边世界的机械零件,不知道吃什么东西送的丑玩具,新实验室送的印了标志的笔,还有一块手掌大小的玻璃。


玻璃上有淡淡的激光痕迹,利威尔站起身,走向那块沾满了指纹的玻璃,里面是激光印刻的立体人像,人像随着利威尔走动变换着笑容的方向。莫布里特。


那边的实验室有足够先进的技术可以通过残留的血迹或者骸骨,提取出遗传基因看到往生者的容貌。


韩吉熟练的烧水,从旁边的桌上拿出杯子,她已经接待过很多来学习或者谈判的人,早已熟悉泡茶的流程。但她从没有动过埃尔文给她留的那一盒茶叶,放在柜子最里层,铁盒已经被压得变形。利威尔熟悉上面的花纹,那是王都才有的产品。埃尔文知道利威尔对红茶要求严格,在每个利威尔可能会去的小地方,都给他们打过招呼,要用最好的红茶接待他。


“我这里还有一些以前团长室搬走的材料,有几本埃尔文的笔记,这次你来了就可以带回去。里面有些内容你可能不太喜欢,有伤亡统计还有一些不太好的没实施的计划之类的。”韩吉把红茶罐递给利威尔看,“埃尔文在的时候,他从来没停止爱你。我觉得现在的埃尔文应该也是,那天在病房里见面的样子,他对你真的是,一见钟情。”


他们手心各自捧着属于自己的那一杯红茶,在不合适存储的地方放了十几年的茶叶,早就失去了原有的香味。韩吉并不问他和埃尔文现在的发展,也不问他提及的心脏的不舒服,只是问利威尔,“你说天气是不是要凉下来了,往年这个时候,下一场雨就是秋天了。”


利威尔低头抿了一口茶就把杯子放回桌上,他没有回答韩吉的问题,反而去问她那几本埃尔文的笔记说了什么。如果是战术研究,他已经有了足够的资料就不用这么远带回去了。


韩吉打开来翻看着说,这上面写满了每一场捕捉巨人的可能性。有对天气的预测,对巨人数量的预测,对奇行种进攻方向的预估,还有对每一种情况的解决方法。“但是既然我们已经经历过这些捕捉,你就可以直接把事实写进去,不用考虑这些埃尔文曾经的预测。”


“为什么说我不会喜欢里面的内容?”


韩吉把笔记本合上,“因为里面有很多种情况,埃尔文会毫不犹豫地,牺牲你。”


他们的对话被彼此间浓重的沉默压制下去,接着利威尔说,“我知道。”


“那你会觉得现在的埃尔文比较好吗?现在的情况不会让他有这样的想法,而且他也不计回报地爱你。”


利威尔无法回答韩吉的问题,他扯下脖子上的领巾。这是现在的埃尔文买给他的,用了开始编写史书后女王给的第一笔工资,买了一条布料柔软针脚紧密的白色领巾,后颈位置用细小的金线缝了利威尔的名字。他很爱惜这条领巾,但此时利威尔取下那块刻有莫布里特的玻璃,用柔软的布料边角细细擦去上面的指纹。


“无论埃尔文怎么做。我没有办法不爱他。”


他把玻璃放到韩吉的手边,把里面笑容对向韩吉。韩吉也回应给里面的模型一个笑容,她的眼角和唇部皱纹里满溢着情绪。但哪怕就是韩吉那样灿烂的笑容,利威尔也能从中读出浓重的忧伤。


“我很想他。”


“我知道。”利威尔回答,“但你最后还是,没有想着把他带回来?”


 “说什么呢,”韩吉把桌面上的东西以玻璃为中心,向外推开一个更大的圆圈,“他一直都在这里呀。”


他们喝完了那壶热茶,在彼此小声抱怨味道真奇怪后又终于露出了放松的笑容。


韩吉告别的时候鼓励他多晒太阳,还有相信埃尔文的决定。


利威尔在周边的旅馆住下,反复翻看着埃尔文以前的笔记,还有自己带来的重生者的说明。在那边世界里,重生者的伦理问题一直争论不休。研究所的重点放在技术上,对这方面的争论不多加讨论。他们不左右参与重生计划家属的想法,但几乎每一位科研人员,从技术稳定的角度来看,都希望每一位重生者,能顺利地过上全新的人生。


如果他愿意让埃尔文过上属于自己的生活,那就更加应该尊重埃尔文所做的决策。没有人可以定义重生者的人生,他们构建骨架,提供指导,但是不能控制意识。无论他与上一世极度相像或者有巨大的差异,重生者都只是一个普通的人。埃尔文会定义自己的人生,会发展出自己的喜好和情绪,会决定自己要爱上怎样的人。


利威尔在这座小城里见了很多许久没见的朋友,他们听到利威尔的消息,从远处骑马来,和利威尔在小酒馆喝上一杯。利威尔酒量还可以。他酒喝得越多,听他们提起的回忆越多,反而越清醒。洗澡过后,利威尔偶尔在睡前见到手臂的辉光亮起,他伴着那道光,没有吃医院开的安眠药就直接陷入睡眠。他会梦见一些以前在墙外见过的风景,和记忆中的人,还有眼前自己一直追随的背影。


他也很想埃尔文。


TBC

评论

热度(59)

  1. 苜刎谁家哒gee 转载了此文字
  2. 苜刎谁家哒gee 转载了此文字
    我感觉我要死了( •̥́ 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