苜刎

进击的巨人
利威尔中心/主吃团兵
第五人格
佣兵中心

【团兵】第二世-9

谁家哒gee:

-我本来想要这章完结!但是我觉得还可以再写写【咋这话痨




前篇:【第二世-1】【第二世-2】【第二世-3】【第二世-4】【第二世-5】【第二世-6】【第二世-7】【第二世-8】




那么多年过去,利威尔依然是别人口里的那个英雄。很多熟悉的战友或者只有一面之缘的人来看他,他们去酒馆,下午茶,或者在正式的餐厅,有时候是一对一,有时候是大型聚会。他们都尊敬利威尔,也愿意向他诉说现在的状况。大部分人换了工作,极少数的跟着韩吉继续研究。巨人的时代已经过去,他们简短地说起彼此相识的缘由,说到现在新的工作和家庭,接着再问利威尔,他的日子过地怎么样。


利威尔说不上自己算不算生命研究所的员工,他不受里面的严格管理,只是一个协助工作或者参与项目的主顾。实验室的事情他并不了解,他唯一知道的,只有他和埃尔文的生活。他没有什么爱好或者消遣,他的生活只是围着埃尔文。


他们都说,只要他们还在一起,一切都会好的。


这次只有利威尔一个人回来,他不得不见一些埃尔文的朋友。玛丽和奈尔邀请他去王都附近的餐厅共进晚餐,他们和利威尔的唯一共同话题只有埃尔文。奈尔询问埃尔文的恢复状况,玛丽在一旁听着,偶尔用那种充满温柔爱意的眼神凝视着他。


她应该总是这样笑,嘴角和眼角随着笑容的升起印出深深的细纹,但全然不影响她的美貌。在上甜品的短暂间隙中,玛丽说,“你提起埃尔文的样子,让我想起,爱一个人是怎样的表情。你的眼里全都是他。”


玛丽当然知道埃尔文是何等的令人着迷,她不顾奈尔不满的叹息,向利威尔露出了解的表情。


“但是你也要爱你自己,就算是为了他好。”他说等埃尔文稳定下来,他会想想办法,给自己发展点爱好,恢复体力,把睡眠失调控制住。


他努力回想自己在埃尔文忙碌时会干点什么,除了家务或者与埃尔文有关的任务,他偶尔会在打扫架子的时候伸展自己的腰。在书架的遮掩下看向埃尔文,看着他专注的神情,那个和以前埃尔文一样,只是比自己年轻更多的脸。他会在对方注意到自己眼神时移开目光,用那些纸张遮掩自己发烫的脸,用离开掩饰不受控制的心跳。


利威尔给自己预留了三天,第一天自己去了士兵们的墓地。他和战友们聊了一上午,这里被统一修整过,大家的石碑都一如兵团里严格的礼仪要求一般干干净净。埃尔文的墓地靠近山顶,这里可以看到下方完整的小小的人造湖。利威尔在墓碑旁坐了很久,中午的太阳暖洋洋地晒在身上。他的头倚靠在石碑上,闭上眼睛梦见埃尔文对他说,我爱你。


他没有认出这是哪一个埃尔文,他们对自己告白时的眼神是一样的。


余下的两天利威尔整理了别人给的各种乱七八糟的礼物,路上难以保存的食品或者讨人喜欢的小摆件分发给旅店老板的孩子。各处补授的勋章韩吉全都帮他领回来,用一个简陋的木盒装满,在自己骑马颠簸的时候发出那边世界电器坏掉零件散落的声音。


他行李一路发出零零落落的声音,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他们向利威尔告别,让他下次带埃尔文一起来,接着目送他穿过城区。他在礼品店短暂的停留,想要给埃尔文带点礼物回去,但这里的工艺品都不及他们在研究所附近看到的精致或者有纪念意义。他不打算在礼物采购上花费太多的时间,他知道自己精挑细选再好的礼品,也比不上早一天回去。


实验室大楼还留着利威尔的指纹信息,在校验身份后弹出项目相关的内容。投影仪贴在自己肩上,随着利威尔行走在眼前投出面板。除了埃尔文的身体指标,这次还添加了利威尔身体自检栏目,侧边栏和邮件弹出大量同事的慰问信息,中央工具台顺便提醒他,他们集资捐赠了一个腕带式自检仪实时监测利威尔的情况。小窗口不断弹出来,利威尔手忙脚乱的关掉那些令自己尴尬的祝福视频,还有腕带令人震惊的购买价目表。


利威尔跟着箭头引导到了康复训练室前,埃尔文不需要再做这些读写训练,但他可以在这里预约一个安静的房间进行笔记整理。


透明度调成30%,利威尔可以隐约看到模拟窗帘后面的埃尔文。桌面狭小的空间显然不能满足埃尔文的笔记堆积,他把室内的全部家具收入墙内,直接贴墙坐下清理自己的笔记。墙面涂写一道长长的事件发展表,纸质版笔记已经全部整理完毕,利威尔可以看到地上堆叠起一片乱七八糟的发光面板,字迹重叠着,杂乱无章的微平板丢的一地都是。


训练室有任务提醒列表,用的还是重生者最初的训练计划。利威尔看到属于埃尔文的那个界面今天已经叠了第八个未完成事件,全部被埃尔文反复延迟,他宁可每隔半小时去推一把那个延后的按钮,也不肯花点时间重新编辑列表,或者认真完成上面的任务。又有新的提醒响起来,埃尔文把界面放在顺手的位置,头也没抬几乎是在界面发光的瞬间就已经把任务给延迟。


利威尔在自己的界面上帮他把全部的任务清空,去休息室接了一杯热茶,透明度被他挥手调到10%,埃尔文才疑惑地抬起头看向外面的世界。


他看到利威尔的脸,急忙站起来,用脚拨开地上的投影板面。他们把面板做出来物理的质感,在碰到人体时被推挤,被扭曲,埃尔文就像是在面板的海浪里游过来。利威尔张开手躲避,以防他碰到那杯滚烫的茶,但埃尔文显然理解为这是一个久别重逢的拥抱。


利威尔被他紧紧拥抱入怀,在有点不太舒服的大力度中挤出一句,“没有我,你该怎么办。”他指的是房间一团糟这件事情。


埃尔文回他,“没有你,我不知道怎么办。”他指的是爱情。


TBC

评论

热度(58)

  1. 苜刎谁家哒gee 转载了此文字
  2. 苜刎谁家哒ge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