苜刎

利威尔中心/主吃团兵

【团兵】第二世-7

谁家哒gee:

-助攻这章又被拖延了一下 下章出来 想要给利利休个假






前篇:【第二世-1】【第二世-2】【第二世-3】【第二世-4】【第二世-5】【第二世-6】




每一天早晨,几乎都是埃尔文先醒过来,睁开眼看着他。


压力导致夜晚难以入睡,利威尔的眼下是一片久久无法散去的乌青。他会在凌晨三点过后陷入断断续续的浅睡眠,在四点窗外传来鸟叫时皱紧眉头与睡意纠缠。直到埃尔文醒来,他还陷在那种不安稳的浅眠之中。就像在浅水池,口鼻朝下漂浮窒息的人。他的困意让他抬起头来,让他蜷曲膝盖,从令人崩溃的池水中呼吸,但混乱的心绪却又在后方死死按住他的后脑勺。


埃尔文安静地看着他,紧闭的眼皮下面是因为梦境或许思绪混乱微微晃动的眼球,利威尔睡在他的身边,眉头紧皱,呼吸平缓。在埃尔文抬手轻轻贴上脸颊的时候主动的向着热源蹭过来,乖顺地如同一只被驯服的小兽。他的喉头滚动,在埃尔文的手指轻微移动的时候缓慢睁开眼。


利威尔闭上眼的时候离他很近,睁开眼的时候离他很远。


但是埃尔文不在乎这些,他会闭上眼睛向前去吻他。在利威尔想要向后退去,别扭地举起手肘顶着自己赤裸的胸口时继续着那个执着的拥抱。把利威尔抱个满怀,再把吻印在他的额头上,眼皮上,脸颊上。他会在埃尔文最终停留在嘴唇上时停止挣脱的动作,接受他浅浅的亲吻,再回应一个下一刻就要睡过去的小声抱怨。


他不回应埃尔文说的那一句我爱你,但是埃尔文知道他能听见。利威尔的脸埋进被子里睡去,他的耳朵却红了。


埃尔文不再像上次那样逼迫他,他们的/性/爱/没有了其他道具的干扰,能感受到的只有彼此。埃尔文的手覆上他的,十指交扣,用了更多的耐心和情绪去抚慰利威尔的不安。利威尔的手停留在埃尔文身上被自己划破的伤痕上,在对方深/深/进/入/身体的时候发出满足的叹息。


想要更多视线的交接,于是埃尔文低头去亲吻他。


但利威尔在这时忽然发出不流畅的喘息,他用力的捏紧埃尔文的肩膀,瞪大眼睛看着他,里面满是不知所措的恐惧。他的手从埃尔文的身上重新滑落下来,用力撑起自己身体,像阴沉天气前忽然探出水面的鱼。埃尔文忽然抓住利威尔的手,他能感觉到利威尔即将在自己世界的浅水池中溺死。


接近每月观察的时间,他们的临时住所靠近研究所。埃尔文很快拨通了那边的医学院的求助电话,在等待期间只够松松垮垮地给利威尔搭上外衣。利威尔无法穿上平时的衣服,他不断撕扯着领口,说几乎要被那些单薄的布料勒住无法呼吸。


“深呼吸,深呼吸。”埃尔文声音颤抖地反复引导着他,同时用力按住利威尔想要勾破喉咙掏进自己气管的手。


利威尔痛苦地揪紧埃尔文身上已经被自己撕扯地皱巴巴的衣服,他的头用力顶在埃尔文的胸口,不断大口大口渴求着更多空气。他感觉到埃尔文的恐惧和焦急,但利威尔作为引导者无法协助他,只像紧抓着水面一棵浮木一般倚靠在他的身边。


医护人员很快赶来,他们给利威尔戴上氧气口罩,埃尔文看着利威尔的眼神黯淡下去,看着那些又重又浓的白雾在透明的材料里被困在利威尔的口鼻上,汇聚又消散。


研究所的工作人员接到警报,来到医院陪伴在埃尔文的身边,他们担忧地观察着埃尔文的身体状态。有人递过来了水,有人拍拍他的肩膀,不断有人过来告诉他利威尔的情况或者催促他先去休息。利威尔并无大恙,只是过于疲惫引发的窦性心动过速,但还需要更加全面的检查。有人问埃尔文还好吗,他下意识地摇头。


他的左手按在右手腕部的纹路上,那里的光芒因为和利威尔距离的拉远而逐渐黯淡。


终于有人说利威尔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可以让埃尔文进去病床旁边陪着。埃尔文没有马上在等候室站起身,而是把脸埋进手心。人们看到,重生者的眼泪从指缝中满溢出来。


TBC

评论

热度(55)

  1. 苜刎谁家哒ge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