苜刎

进击的巨人
利威尔中心/主吃团兵
第五人格
佣兵中心

【杰佣】是谁在呼叫救援(现代双杀手)

熊毛团:

*现代双杀手搭档设定
自由杀手杰克×(被从雇佣兵拐成的)杀手奈布
就之前说过的一个梦,我没想到真写了
@Parrrrrr 老师感觉写了没有梦好磕啊!´_>`
*充满互怼贫嘴和调情,不存在的场面描写
*沙雕题目玩梗,估计没啥人知道原梗的含义,就不解释了当个乐儿吧
(原梗为SC星际争霸人族的大和舰出场语音:是谁在呼叫舰队)
*并不严谨,里面肯定有bug!求不追究!百度我都快查烂了_(:з」∠)_


1
“奈布,你跟目标纠缠太久了。”
奈布听见藏在耳朵里的耳机传来男人冷淡的声音,他趁着目标从侍者托盘上拿酒的功夫,扭过头压低了声音,从牙缝里极快地挤出一句话,“我在寻找机会。”
“你知道,我会吃醋的。”
“去你妈的吃醋,杰克。”奈布刚骂完一句,就看见目标已经取了酒朝他转过来了,他便噤了声,调整了表情迎了上去,他接过酒的时候,听见杰克的声音,“我都不知道你喜欢这款的?”
我喜欢什么你不知道?装什么呢?奈布在心里愤愤地回敬他,表面上还是那副笑着的样子,他跟目标碰了杯,抿了口酒。这阵他听见了杰克的声音,“天台这儿没干扰,带过来吧。”
很好,终于要摆脱这该死的任务了,还有杰克该死的喋喋不休。
奈布举起酒杯,满面笑容,“这儿人也太多了,不妨去清静点儿的地方?”
“我在这儿看你笑的挺开心的。”
闭上你的嘴吧!
奈布知道这人在狙击点啥都看得见,要不是他怕暴露恨不得对着那方向比中指。
然后奈布将人带了过去,他自己倚在外侧,说着话看似随意的偏了偏头,向杰克给出了信号。
对奈布而言,看人死在眼前是太正常的事了,他看着目标在对话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胸口突然迸出血花,血迹飞快地晕染开,奈布看着她还没来得及完全露出惊讶与恐惧的表情,待目标倒地后,他听见杰克的声音,“搞定,撤吧。”
奈布下意识地松了口气,终于能他妈跟这破宴会、破任务说再见了。


2
换回了平常装扮的奈布推开酒吧的门,走进去的时候把兜帽拉低了点儿,他分开来往的男女,径直往吧台走过去,他跃上吧台椅,一只手撑着头,一只手在吧台上敲着,直到他听见熟悉的声音。
“这么慢呢?”
“少废话,你就这么跟客人说话?”
“别这么说啊,我可是会给你特殊服务的。”
奈布坐正了刚要说什么,就看见对面的家伙隔着吧台上半身探了过来,他没来得及躲,被结结实实地堵住了嘴,然后就是一阵黏糊得不行纠缠不清的深吻。
显你个儿高是吧?
“杰克,你他妈下次再跟今天一样话多,老子就拆伙单飞。”
“你应该说,下次再也不接目标是女性的活儿了。”杰克给他拿了个杯,熟练地倒了酒推过去。
“跟目标都能吃醋吃成这样,你他妈趁早退休吧。”
“然后我们找个小地方过日子?”
“滚,谁跟你过日子。”
然后他感到杰克的手伸过来掐住了他的下巴,杰克的手指上有点薄茧,奈布知道那是常年用枪的结果,“你看什么?”
“你真没想过收手?”
“你开玩笑呢?你他妈要是没把我拐进来,老子估计还在雇佣兵团里快活呢。”
奈布成功地在杰克滴水不漏的表情中看到了一丝破绽,他的心情忽然就愉快起来。
“那你还想回去?”
“不想。”
“为什么?”
奈布一口喝净,弹了弹杯壁示意,“我更喜欢死的时候也有人给我当垫背的。”


3
在吧台来了其他客人,杰克要开始忙了的时候,奈布自觉地准备离开,他跳下吧台椅,问了句,“今天几点关门?”
“还有两个小时。”
“那行,我下去睡会儿等你。”
“嗯哼,记得洗个澡等我。”
“你再多说一句晚上就跟浴缸睡去。”


4
奈布·萨贝达原本是个在枪林弹雨摸爬滚打的雇佣兵,秉持着谁给钱就给谁干活的雇佣兵通用原则。
后来他邂逅了杰克,再后来铁骨铮铮的雇佣兵对弱不禁风的绅士动了心——
值得一提的是,杰克跟他告白并且坦白身份的那天,奈布把他揍了一顿,差点揍进医院的那种。不过他特意没对杰克那张脸下手,毕竟他嘴上再不饶人,也承认杰克那张皮相毁了太可惜了。
“都是干拿钱杀人那档子事的,你装什么无辜呢?”奈布骑在他身上冷笑。
“那你愿不愿意一块儿干?”杰克说这话的时候,嘴里血都没吐干净。
然后奈布想了想,从给钱就什么都干的角度,杀手和雇佣兵,好像没什么区别。
“好啊。”他说。


5
然后他就被杰克拐得呛了行,还结成了搭档,这种突然变化把奈布的几个老战友都吓得不轻,生怕他被骗了一样。
“他敢骗我?”奈布把罐装啤酒一口干光,手上一用劲儿就把罐子捏得不成样子,“那他得知道雇佣兵不是好惹的。”
当然杰克也没骗他……或者说求着他别拆伙还来不及——好不容易拐到眼前看着了,再放了怎么行?
所以一晃五六年,还算相安无事。


6
活儿干的还算顺,但是同时也立了不少视他们为眼中钉的仇家。杰克比奈布入行早的多,他对此已经习惯了,倒是奈布问过他,要是有人来找麻烦怎么办?
杰克很镇静地擦着狙击枪,杀了不就好了。
有人对你下过手?
怎么没有?
奈布惊讶地吹了声口哨,似乎对此并不相信。
你怀疑我的反击能力?
没,我怀疑你的防御能力。
那行吧。杰克放下手里的枪杆,扯过来一个本子。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可以详细讨论一下。


7
最后,杰克和奈布真的详细探讨并在杰克的酒吧据点内计划了一下。
要是我被抓了,你会怎么样?
被抓?那你可够没用的,扔了算了。
噢,那还真是冷酷无情啊,情人用完了就扔。
别废话了,还不赶紧反省反省,当情人都快不够格儿了。
情人做不成,我们可以成为爱人。
想得美,先把我上次给你发的东西都买了。
……我能问问你为什么要买火箭筒吗。
雇佣兵的珍藏。


虽然嘴上的话毫不留情,但奈布当然不会说不管就不管,否则他任由自己被带离雇佣兵的自由日子还被绑定成搭档图什么呢?
当然不是只图杰克这张还挺好看的脸啊!


8
他们没想到,一时兴起弄的一套防线,竟然真有了派上用场的那一天——虽然事实上……基本没挡住就是了。
奈布趴在狙击点,习以为常地听着耳朵里传来杰克传达目标信息的声音,还没到下手时间,他打了个哈欠,低头从倍镜里看了眼,毫无变化。
“还多久啊。”
“10分钟后才回来。”
“他提前回来,我提前完成任务,咱们提前交差。”
“奈布,耐心点,做完这单我们——”
杰克后面好像说了什么,但奈布没听见了,他只听到了短暂的电流声音,然后耳朵里就什么声音都没了,只有风鼓动的噪声——是杰克切断了通讯。
该死的。
奈布一骨碌爬起来,手脚利索地开始收拾枪具,准备跑路。突然切断通讯,这肯定是酒吧出了事儿,而杰克肯定无法幸免。
至于这任务……管它去死啊。
奈布提了箱子,迅速离开了狙击点,他的脑袋很清楚,知道自己现在赶去酒吧完全没有意义,手上就一把狙击枪,他除了去送死还能干什么?
逃跑?就算杰克没用,他可不是——雇佣兵可不是好惹的。


9
杰克在监视里注意到上层的酒吧进了外人的时候,他就果断掐断了跟奈布的通讯,然后切断了整个设施的电路,又给了面前的通讯设备一枪,之后才离开了房间。
随着主电路被切,整个地下的应急灯都亮了起来,各处的摄像头依然在运转,杰克掏了手机,接上监控录像,有几处的摄像头已经被破坏了,同时他也在两处画面中发现了入侵者的身影。
他在下一个拐弯处转了个弯,没走几步迎面就撞了奖,他矮了身子躲了一枪,趁着距离挺近窜了几步,手里的枪往前一送,顶在对方身上扣了扳机。杰克还记得最初他在监视上看到的入侵人数,十多个,若是分开了的话大概会四个人左右结成一组,而他刚干掉了一个,也就意味着还有三个等着他放倒。
论近战肉搏的能力,杰克自愧比不了他的搭档,但跟普通程度的比还算绰绰有余,比如从后方偷袭锁住并迅速抹脖子他还是很熟练的。
杰克在一个转角手快地开枪射杀,然后又掏手机看了眼时间。
刚十分钟啊,还不够。


10
奈布把箱子固定上了自己摩托的后座,他打火之前看了眼手机,三分钟,他至少还得要二十分钟。
他发动了摩托,路上拨了个电话。
“萨贝达?”
“是我,我二十分钟后到你那里,把我的那段信号的接收打开。”
“你不知道这么晚还让女士干活影响会很糟糕么?”
“就这一次,我保证。”
“你的收藏——”
“你随便挑好吧?”
“成交!”
“每到这个时候我都想考虑换个线人。”
“别闹了,萨贝达,你知道干这行有个能信得过的人有多不容易。”
“因为你的眼里只有我的宝贝们,玛尔塔。”


11
杰克又做掉了三个人之后,时间差不多了,他转到了通往地面的暗门入口。
上着台阶,他打开了最后一道防线的启动开关。
他丢了手机,心里数着倒计时的时间。不管是地面还是地上的爆炸装置,都是他亲自安的,而他并不奢望凭一场爆炸自己就能逃过一劫——
不为别的,他只想报复不知好歹入侵了自己地盘的混蛋们。


12
奈布拎着箱子进到玛尔塔的工作间的时候,二十分钟还没到。
“收着什么了?”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一块说。”
“gps信号被屏蔽了,但是通讯信号还能收。”
“所以?”
玛尔塔直接把小屏幕转给他看。
“摩尔斯电码。”
“我直接译出来给你吧。”
“那我先去看看我的宝贝们。”
“希望你别把我想要的宝贝带走。”
奈布翻翻眼睛没说话。


13
玛尔塔是他的线人,同样杰克也有他自己的,他们彼此之间对此没过问太多。
自从换了行,奈布就很少再碰雇佣兵的那身行头了——既然眼下杀手的路子行不通,他也就只能走回老路了。
他懒得去想杰克被抓了会被怎么对待,以及如果是其他杀手会怎样做——开玩笑,奈布·萨贝达可是个雇佣兵,就算他现在干着杀手的活儿,有些骨子里的东西还是改不了的。
奈布迅速收拾好了背包,正整理着武装带,上面已经挂上了手雷和他的刀。脑子里计算着自己的负重能力和携弹量,顿了顿,他又把杰克的那份加进去又算了一下。
五年了,他希望自己没退化得太多。


14
“他发的这是啥啊?”
“他是你搭档你问我?”
奈布对着一堆数字沉默起来。
“来一份交通地图,带路况的那种。”
“然后?”
“你啥时候接到的第一条信息?”
“你来之前两分钟。”
奈布在地图上找到了酒吧的位置,“那个时间点,这附近是红灯的路口有哪些?”
“所以你的意思是,他发的那些玩意指的是红灯?”
“确切来说,是红灯的等待时长。”
“那简单了,从第一条的时间点开始,根据那阵区域内的红灯路况排除就好了。”


“顺便问一句,你把通讯器装哪了?”
“他西装袖口的扣子。”
“……”


15
接收的电码在半个小时后变得稀疏,奈布知道他们应该是出了城,他看了眼地图上玛尔塔解析出的行驶路线的出城方向,眼睛眯了起来。
又过了一刻钟,他们接收不到任何信息了。
“应该是到了地方,那家伙把通讯器弄坏了。”
“我算了一下速度,然后这是最后到达位置的范围。”
“汽车修理厂?真是个合适的好去处。”
“平面图给你,虽然估计里面早不是这样了,但是出入口可以参考一下。”
“出入口?我还需要那玩意?”奈布曲了拇指往后指了指示意,“雇佣兵更喜欢走正门。”


16
说真的,这还是杰克第一次被抓住绑架,感觉一点儿都不好,尤其是刚才在车上一路都被蒙着眼睛,他还要忙着敲指甲发电码,让他觉得现在话都不想说。
他的手被抓着绕过了什么被重新绑了起来,应该是个柱子,然后不止是手。在他整个人都不得不紧贴着身后的东西时,他眼睛上蒙着的玩意被解开了。
光线的突然变化,让他下意识地眯起眼睛,但脖子被勒着动不了,他没法去数一共有几个人。
“晚上好啊。”
有回音,看来面积不算小。
“问好就免了,您直说有何贵干吧。”
“当然是为您的命了,开膛手先生。”
杰克的瞳孔缩了缩,在很多杀手之间,他的绰号被叫做开膛手,他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传起来的以及为什么了,在行间有绰号无可厚非,况且也不难听,他就听之任之了。
“那您还不动手在等什么呢?”
“都知道您有个合作几年的同伙,只对您下手而不斩草除根未免太草率了。”
“……那您得费心了啊。”
言下之意,他是不会说的。
“那是自然。”


17
奈布那辆被他改装过的摩托,让他用了一半的时间就到了地方。修理厂大门紧闭,从高处的窗户倒是能判断有人,周围也能看见巡视的家伙。
他从车上下来,手往后伸,把挂在了背包底下的玩意取了下来。他熟练地上了弹,架在了肩上——
有火箭筒什么正门不能走?


18
奈布并不知道杰克在哪儿,但修理厂还不算太大,也没改出多少房间,他有信心能在短时间内找出来。他那惊天动地的一炮已经惊动了里面的人,他利索地溜了进去并很快远离了正门的豁口,随便找了条走廊摸进去。
他蹲在一面墙下,能听见走廊里奔跑的脚步声,判断了一下距离,他单手提着微型冲锋枪,另一只手按着腰上的刀,心里默数了几个数字,接着腿往外处迈了一步,身子跟着带出去的同时枪举了起来。
一个两个三个——
一阵子弹出膛的咆哮声让他觉得舒服极了,他换了弹,继续往下一处搜过去,心里恨不得修理厂里所有的人都赶紧聚过来让他好好爽一下——毕竟杀手哪有用的上这玩意的时候?


19
听见炮弹轰炸的巨响时,杰克只是抬了抬眼,他看着周围几个露出惊讶表情的人,话里带着笑意,“看来您也不用问我了,他这不是自己送上来了吗?”
杰克还想说什么,就感觉自己领子被粗暴地扯了,而脖子上还勒着,让他一时间有种窒息感。
“一个杀手竟然搞出来那么大动静,真是太愚蠢了,不是吗?”
“嗯?是什么情报让您觉得,他只是一个杀手?”杰克歪了歪头,“您的情报可真够落后的。”


就算是都干着给钱杀人的事,雇佣兵和杀手还是不一样的啊。
你见过单兵装备火力和作战能力一个顶十个的杀手?


20
奈布计算着后面的人追上来的时间,他再次往肩上架好了火箭筒,估算了一下爆炸范围跟距离,他又往后退了几步——100多米轰穿个墙应该没啥问题,而他当然没去想这一炮过去会不会把要救的人一块连累了。
令人愉悦的轰鸣伴随着墙体坍塌的哀鸣,奈布迅速地把火箭筒挂了回去,又快走了几步靠近了被炸出来的豁口,抬手往后取下冲锋枪,又在腰带上摘了手雷。
“您救人的方式也未免太粗暴了,萨贝达先生。”
“您怎么不说您还要我救呢,开膛手先生。”奈布回敬着他,动手把手雷拉开,短暂延时后,往声源的另一个方向扔了过去。


21
奈布趁着爆炸产生的烟尘没完全散净,翻身越过豁口闯了进去,刚落地还没走几步,就听见几声惨叫——这爆炸伤害还有延迟的吗?
他抬手开枪射倒了没被爆炸放倒的,转了头就看见杰克不知道什么时候怎么做的已经挣脱了下来,身后还有几个已经倒了不动的,奈布知道那些不是被他炸死的。
“我也不能全靠着你救,是吧?”杰克活动着被勒疼了的胳膊,笑眯眯的说。
奈布看了看他,翻翻眼睛,“那我就应该来都不来等你自救自己跑回来。”
“别这么说,我可是很积极地向你求助了。”
“那就再积极点儿好吗。”奈布取了背包另一侧挂的另一把步枪丢过去,然后发现杰克盯着他包下面挂的火箭筒,奈布啧了一声,“别想了,我就带了两发,这玩意重的很。”
“那就原路返回。”
杰克摆出了射击的姿势,顿了几秒,手指微动就开了一枪,子弹从奈布颈边擦了过去,而雇佣兵神色未动,头都没回,他听到了身后传来了什么东西倒地的声音,“还可以嘛。”
“承蒙夸奖,亲爱的。”


22
奈布提着冲锋枪走在前面,杰克在后面警戒着他们身后。忽然前面的雇佣兵做了个暂停的手势,同时杰克也听见了若隐若现的脚步声,他们在拐角墙下停了下来,奈布向对方比了个8的手势,杰克心领神会地点了头。
心里倒数了八秒,奈布侧滚了出去,跟着冲锋枪发出了咆哮,估摸着奈布一个弹夹快消耗光了的时候,杰克在他身后接了上去,开枪补掉了几个拐角处露了头的。
“你装个消音器多好。”杰克看着他换上弹夹。
“对不起,不喜欢。”奈布把背包整理好,递给了杰克,“你拿着吧。”
“你确定?”
“门口肯定还有人等着呢,我得做点准备。”


23
“嚯,就知道还有一群都在这儿等着呢。你信不信咱们两个人身上的弹药都跟他们所有人的差不多?”
“所以呢?”杰克也就是随口问问,他都能看得出奈布眼里跃动着兴奋的火焰,这个小疯子想干什么他再清楚不过了,“我在后面替你消耗子弹?”
“这么自觉?”
“我拦得住你?”看奈布笑嘻嘻的,杰克伸手在他头上抹了一把,“就当还你来救我的份儿。”


24
杰克再次确定了,他是真的不喜欢冲锋枪,尤其是奈布这种不爱装消音器的。当然他要做的不只是火力压制那么简单,中间用余光瞟了眼旁边抓着刀鞘的奈布,“八个人,六把手枪,两把步枪。”他感到奈布拽了他一下,他便缩回了掩体后面,“手枪15-20发装弹,步枪30发。”
“你什么时候动手?”
“再等等,你换步枪,保持短点射,”奈布顿了顿,“再等五分钟。”
“我再问一遍,你就那么想去?”
“就这一次。”奈布凑过去在他脑门挨了一下,“其实我想说,还是做雇佣兵舒服啊。”他见杰克的脸色变了,又赶紧补了一句,“但我也就想想了,你这还叫我救你那,我怎么放心得下?”
“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杰克叹着气让步,虽然五年前奈布一口答应了他的提议,但他自己一直知道,奈布从骨子里并不是个“杀手”。五年间,他再也不能像雇佣兵一样肆意宣泄,听着子弹咆哮,炮弹轰鸣,享受冲锋陷阵的畅快——虽然也许杰克一辈子也不会懂这些有什么好的,但他知道那毕竟充满着奈布之前的人生,突然失去的感觉一定不会好受。
“别乱想啊,我亲爱的杀手先生。”奈布抬手捏了把杰克的脸,忍住了这时候吻他一下的冲动,“雇佣兵永远会追随最高的报酬,为此什么都会做,当然不只有杀人。”他听着子弹打到他们掩体上的声音,但他依然不慌不忙,“至少在我眼里,你已经给了我最高的报酬啦,所以做什么都无所谓。”


25
五分钟后,奈布开始了行动。
双方都已经接近了弹尽枪绝的状态,这对奈布来说是绝好的时机。他根据枪声判断了火力最薄弱的方位,接着估算了距离、自己的速度和反应时间,最好杰克能多少牵制住一下。
他侧翻出了掩体,
往两点钟那处薄弱区冲了过去,果然那处的火力基本已经消耗光了,他都没听见几声子弹擦过他的尖啸声。
奈布灵活地翻过了那排箱子,一枪打伤了一个人的手腕,趁他因疼痛失去行动力的空档,右手抽刀出鞘,刀背挡开了另外一人刺过来的匕首,又顺势平削了过去,直接在颈子上划开了血口。
“恕我直言,技术真差。”奈布马上转身补刀给了最开始受伤的一个痛快。


26
他探头看了眼杰克的方向,看见对方给他比了个手势——他干掉了三个,加上自己刚才的两个,胜利在望啊。
但是他估计杰克的弹药估计也快告罄了,没了火力优势,谁能保证对方不跟他一样疯狂、决定殊死一搏呢?
啊,纠正一下,就疯狂与否这一点,杰克也许并不输他。
他再回头,已经发现杰克出了掩体准备大干一场了。


27
最后剩下的三个,奈布用手雷炸伤了一个,跟着就补刀送他下了地狱。然后他就被另一个家伙撞了个措手不及,奈布的枪被他踢飞了,拿刀的手被踩着,让他不得不热血冲了脑袋开始硬碰硬肉搏。
就肉搏技巧这一点来说,他得承认五年的时间让他一定程度上退了步。
不免挨了几下,让奈布头有点发懵,正拼命想着怎么脱身的时候,突然压着他打的家伙动作停顿了一下,表情定格在了惊讶上,接着就软倒下来,奈布看见这人后心上插着一把匕首,然后他看见杰克站在他面前的方向——明显是他干的。
奈布把尸体从自己身上顶开,这时候杰克已经到了他眼前,伸手抓了他的胳膊帮他站起来,奈布还不忘问一句,“剩下的呢?”
“搞定了,撤吧。”
对于对方是怎么做的,奈布懒得多问,他现在只想赶紧出门,找到自己的摩托,然后离开这个破地方。


28
“虽然我还是觉得,杰克,你被抓挺没用的。”奈布的车速一向都疯了一样的快,在后面的杰克听前面的奈布说话,他的声音都是混在鼓动不休的风声里的,模糊得很,他没吭声,就接着听了下去,“但是只要你向我求救,我都会去的,不管多少次。”
“毕竟情人可以丢……但爱人我可不舍得啊。”


29
“你别说就因为那个火箭筒。”
“你这条命都是那个火箭筒给的,还不快感谢。”
“那还不是我买给你的?”
“好像是——啊,这不是重点!”奈布回了一下头,杰克看见他耳朵根儿好像泛了红,“反正,你怎么能光值一个火箭筒?——噢好吧好吧,该死的,我爱你,这可不是一个火箭筒能换的!”
“当然不是,亲爱的雇佣兵先生,我也爱你。”


—END—

评论

热度(1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