苜刎

进击的巨人
利威尔中心/主吃团兵
第五人格
佣兵中心

【前佣】顾忌

南瓜灯:


*短打 ooc
*流水账





学院公寓外的绿荫大道在凌晨几乎见不到有人往来,只有昏暗的路灯透过摇曳的树叶罅隙像星星或明或暗。

安静得出奇,威廉只听得见自己的脚步声,粗暴地扯了下胸口汗湿成深灰色的圆领体恤,额头上布满细密的汗珠,有几滴从脸颊顺着肌肉轮廓汇进了锁骨。闷雷响了有一会儿,雨却迟迟没落下来。空气里还盖着的燥热和未散去的酒劲直冲太阳穴,另人头昏脑胀。
即便这样训练有素的橄榄球员还是轻松地攀上了离旧公寓三楼最近的老树的树枝。
他挂在半空酝酿了几秒,一个挺腰利落地晃了过去。

从窗户溜进奈布宿舍的时候雷声刚刚好劈开,碰倒了什么东西,或许是瑟维的杯子,在桌上“咔吱”滚了一圈没了动响。

威廉轻熟地翻下了桌子,踏在有墨水污渍的割绒地毯上。男生宿舍多是杂乱的,没开灯房间太黑,黑暗中踩到了地上的扑克牌和薄被,还踢翻了放在犄角里的垃圾桶。
所幸这点动静被完全湮没在了雷声里。

空调正常运转,徐徐地吹着冰凉的风,带走了些许烦躁和眩晕。
奈布住的是双人宿舍,风格略显老派,虽然有些旧可设施还算齐全,住宿费也适中。而且他的室友是好像在学校里很出名性格十分温和的魔术师——瑟维·罗伊。
奈布喜欢这儿,至少从威廉多次劝自己的挚友搬去学院新公寓同住都无动于衷这点都在证明。


对面床魔术师规律的呼吸声钻入他的耳朵里。瑟维睡熟了。
威廉的动作变得有些肆无忌惮。闪电短暂地照亮了房间,他看见奈布背对着他,蜷成了只虾,露出了脆弱的脖颈,一只被蹭掉的黑色耳机从床边垂下吊在了半空。
是有些醉了,威廉克制不住自己的傻笑,在窗外模糊透入的路灯微光里,望着那片露出的浅湾发神。
他用手蹭了一下下巴,半响兴致盎然地靠了上去,把自己的头埋进奈布的脖颈,甚至恶趣味地吹了口气。

“……宝贝儿”





“操。”
那人抖了一下,像是被吓醒了。威廉听见他从嗓子里崩出来沙哑的骂声。

意料之中的僵硬后,接之而来的是一记迅猛的肘击,威廉没有躲,腹部结结实实地挨了这一击。常年打架的经验和迷之优秀的反射神经,让即使是腹部肌肉十分结实地威廉也很是吃痛,头上青筋止不住地暴起。
可偏偏奈布是他的麻醉药,他在奈布身上从未表现出过任何暴躁。那双灰蓝色的眼睛会让他把所有痛苦都变得轻飘飘。这太反常了,他时常想,没人应该喜欢疼痛。


“……威廉?”
奈布似乎清醒了不少。

“嘶——”
威廉捂着上其实已经缓过来的肚子,极其浮夸地倒在了床边,“……威廉死了。”



“……活该,每次来都找打挨。”奈布也缓过了神,一边嫌弃又冷漠地用脚踢他的肩膀,一边给他移出了块位置,“我以为瑟维锁了窗户。”

“我撬开了。”威廉语气颇为得意。

“撬男生寝室?”他用睡醒之后沙哑的嗓音问:“……出息,你让你的拉拉队怎么想。”

前锋乐呵了会儿,翻上了床,占据了奈布让出来还存有体温的地方。
“这不是为了见你吗宝贝儿。”

“叫上瘾了是吧,还嫌没挨够?”奈布笑了一下,撑起半个身子在他耳边道:“你宝贝儿迟早干翻你。”



沙哑的声音像是羽毛在前锋的心上撩动。
这个人永远不会明白。威廉想。

“行,那等你来撬我窗子。”他心不在焉地笑起来往奈布身上靠。

“滚吧。”



威廉经常借着在外面玩久了,自己新公寓太严,楼外舍管关门了的理由,半夜三更翻进奈布寝室。美名其曰关心单身狗的夜生活。一来二去奈布有些绝望地发现开始习惯了这种毫无规律可言的夜袭,从无奈逐渐变得麻木。


而瑟维就更加烦恼了。起床经常发现自家舍友床上多了一个野男人,心情复杂的同时学会了睡前随手关窗。

说到底还是对这家伙太纵容了。奈布想。那人却毫无感激之意,又往奈布身上挤一挤。两个大男人睡在一张单人床上难免有些别扭。年轻气盛的运动员体温总是比他高出不少。夏天常常产生快被威廉给捂出痱子的错觉。
而今天似乎比往常还要热。他从充盈着酒气的胸口扒拉了出来:“酒味太重了。”

“校拉拉队上了新副队。”威廉摸了摸下巴,似乎在回想,“喜欢威士忌的辣妹啊……盛情难却一不小心喝多了。”

他在空中比划了两下那个女人前凸后翘的身材。

奈布偷偷撇了下嘴,情绪却飞快地藏了起来,满不在意地问:“那还来干嘛?”
419岂不是更好。

“一不下心把人给喝倒了嘿嘿嘿……”

“你别不是个大猪蹄子吧……”


两人挤在一起突然都笑了起来。对床的瑟维翻了个身,他们又立刻止住了。半响也没动静,瑟维只是单纯地翻了个身,没醒来。




真他妈像在偷情。
这个想法让奈布耳朵有些发烫。两人都没说话,突如其来的想法和沉默让气氛有些怪异。


雨终于下来了。一开始淅淅沥沥打在地上的声音骤然变大,玻璃窗被坷得直响,树叶颤动的声音被盖在雨声里微不可寻。可雨声意外地让人安心。


“喂,”威廉突然把被子盖上了两人的脑袋,在被窝里悄咪咪地说:“下次聚会跟我去呗。有个学妹想认识你,长得挺不错的,人也挺好的。”

“你第一天认识我吗?”奈布问。

“知道你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也就这几年,连恋爱都不谈……多无聊啊兄弟。”
他似乎把兄弟两个字咬得特别重,像是特意划分关系。

奈布没有回答他,沉默了很久,半响才出了声。
“好啊……”他声音很小,“下次跟你去。”



是出乎意料的回答。威廉忽然觉得自己在自作自受。

至少不会再让我觉得有机可乘了。威廉在黑暗中闭上了双眼。

他开始讲遇上的一些无关紧要的琐事。



奈布没再说话。过一会,威廉声音越来越小,听上去睡意朦胧。在威廉声音止住的时候,奈布似乎开口说话了,可他昏沉沉的没听清。
迷迷糊糊里感觉到奈布撑起了身子,整个人撑在他身上,窸窸窣窣地摸着什么。然而直到微凉的东西塞进他的耳朵他才反应过来——是刚刚吊在床沿的耳机。

耳机里的音乐缓缓地响起。



You're just too good to be true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You'd be like heaven to touch

I wanna hold you so much

At long last love has arrived

And I thank God I'm alive

You're just too good to be true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

他不知道奈布知不知道他睡着了,他听见奈布小声地跟着唱,他第一次听奈布唱歌。虽然音调并不是很准,可沙哑又特别,独一无二。


Pardon the way that I stare

There's nothing else to compare

The sight of you leaves me weak

There are no words left to speak

But if you feel like I feel

Please let me know that it's real

You're just too good to be true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奈布开始跟着伴奏哼了起来。
dudu dudu dudududu

dudu dudu dudududu……


威廉觉得自己清醒了又像没清醒,浓浓的醉意再次疯狂地涌上大脑,连心跳都跟着加快。

他听见奈布小小地吸了口气,然后低声唱道:

I love you baby…

威廉呼吸顿了一下,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打破了,可没人会注意。


…And if it's quite all right

I need you baby to warm a lonely night

I love you baby

Trust in me when I say


脑子不停地翻滚。他仿佛能看见黑夜中灰蓝色的眼睛像天空一样透彻,像钻石在闪烁,他的整个世界只剩下了身边这个人。之前忌讳着的东西就这样蓦然坍塌。

他捏了一下手心,捏成了拳头又张开,重复了好几次。然后靠着对方的手控制不住地一点一点向自己明明爱慕了许久的人身边移,靠过去仿佛用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他把手搭在另一个人的手背上,小心翼翼地盖住。

然而那人明显僵住了。声音也停了。

威廉反应过来,心想完了完了,我他妈真的是个大猪蹄子,我在对好兄弟做什么。
他脑子里有一万种借口来解释,可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连人也像是冻住了动不了,这太糟糕了,完全不像一个优秀的身经百战的橄榄球运动员。

空气凝固。威廉感觉就像被处决了一万次。

在麻木中终于奈布的小指头动了一下。威廉已经做好了被推开的准备,那个比他小一号的人却出乎意料地把手翻了过来,手指扣进了他的指缝。

他们,
十指相扣。



威廉算是彻底懵了。大脑间断地开始处理过量的信息。欣喜感和幸福感让他不知所措。奈布这时候又把头慢慢移了过来,额头抵住了他的额头。大脑再次被毫无预兆的动作刺激地地当场当机。

他的脸也很烫,两人炽热的呼吸彼此纠缠。奈布声音颤抖地说了个“操”。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雨越来越大,间接有雷声响起。威廉没关好窗,缝里钻进来的风让青色的窗帘翩翩起舞。

耳机里的歌还在继续放。

Oh pretty baby

Don't bring me down,I pray

Oh pretty baby

Now that I found you stay

And let me love you,oh baby

Let me love you.




这一夜里,雨一直不停地下,格外漫长。

两人手指扣得很紧很紧,就好像再也没有什么能将他们分开。



—fin.


*私心是Andy Williams版本的《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当然这首很多版本都巨合适。

友情太脆弱了,只要有一方将爱说出口,不论结局如何,友情都结束了。

写了屎味甜饼。不好吃。纠结了很久发不发。画了一个月画,很久没写东西了,这篇连自己都戳不中……半夜jio痛,突然就想发出来试试,我这个尿性说不定隔天就删了。还有个脑洞,不写了,要考试了学习去咯。

我瑟维真的是雷打不动😂

评论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