苜刎

进击的巨人
利威尔中心/主吃团兵
第五人格
佣兵中心

福萝北叶:

cp:佣空佣(刺客披风x皇家骑兵)
食用前三连:私设警告!ooc警告!小学生文笔警告!

————
————

“喂。”
男子靠在一块礁石上,看着站在不远处眺望远方的女子,终于不耐烦的喊出了声:“喂,喂!我喊你呢。”。
“我不叫喂。”女子面无表情地转过身看着男子,一袭鲜红色的皇家骑兵装无时不刻的告诉男子她的身份。
“那么,亲爱的骑兵小姐,现在我们是不是该想点什么对策了。”
“原地待命。”女子一板一眼的说道。
“嘘嘘嘘,这里没有什么长官给你命令。我丑话说在前面……一会儿下暴雨你也别动。”男子抬头看了一眼黑压压的天空,湛蓝色的天空就在这短短的二十分钟里被乌云占领了。
就像两个钟头前,他们这些佣兵把货运船给劫了一样。
而眼前这位冷若冰霜的皇家女骑兵,也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在一艘普普通通的货运船上。给他们的行动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以至于在接下来他与她的打斗过程中,互掐失足掉下船。
他虽说是有同伴的,但是这个团队里每个成员都是零时拼凑的单独个体,每个人只为金钱而行动,根本算不上什么同伴,充其量就是路人。
看上去人多势众,其实只要有足够的金钱,他们马上就能毫不犹豫地将刀锋指向‘自己人’。
假设这个时候有个倒霉家伙被淹死了的话,最后夺来的金钱就可以多分一成。
所以救人半毛钱好处都得不到,为什么要花宝贵的时间去救呢?
当他和这位可爱的女骑兵小姐同时跌入水中的时候,没人来救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后来不知道是船上哪个家伙良心发现的往海里扔了一块破木板,这才得以让他们俩趴在那块漂浮的木板上,在货船开走之后顺着洋流飘到了这个小岛。
——这还真是命大。
话说回来,这个冷冰冰的女骑兵还真是冷漠啊,自他把她给拉上木板的时候说了一句谢谢,便再也没有说过任何一句话。
这也就是刚刚他为什么不耐烦喊她的原因。
他并不是那种耐不住寂寞的麻烦的人,他一个人也能正常生活。可是现在是两个人,她不说话就感觉自己身边跟了一个能移动的死人。
他看着依旧站在那望海平面的女骑兵,摇了摇头,想着这家伙怕不是上岸的时候头撞到石头,把脑子撞坏了。
“别站着了,又没有船路过。”他大声喊着,拿起了自己的小刀往丛林里走去。
佣兵不像军队,军队的职能就是驻守边疆和保卫国家,而佣兵是什么都能做,什么都做过。
说是野外生存能力,他有自信比军队出生的人要顽强。
天上开始掉小雨点的时候,一个避雨的草棚就在一棵巨树上搭建完毕了。
他正坐在草棚里擦汗欣赏自己的杰作的时候,树下传来女骑兵的声音。
“喂。”
“抱歉,女士,我也不叫喂。”他一只脚踏在一块树枝上,俯下身去看她。
只见她一手拎了一条叫不出名字的鱼,鱼的眼睛发白,看来是已经拍死了。
“鱼你捉的?”佣兵看见她手上的鱼,顿时眼前一亮,决定不去计较那些什么有的没的称呼了。
“绝对不是鱼自己走到我面前来的。”
这句话说完,佣兵突然觉得这位女骑兵有些可爱。
“所以,你要吗?”女骑兵依旧是面无表情,提起了手中的鱼看着树上的他。
“如果你愿意,我自然乐意接受。”佣兵敏捷的从树上面跳了下来,稳稳地接住了飞速扔来的鱼,脸上露出了礼貌性的笑容。
在接下来几天的相处中,佣兵逐渐发现这位女骑兵是一个不苟言笑、耿直的过分的人。
稍微骗骗她,她都能把假话当真。无论骗上多少次,她都会无条件相信他所说的话。
“军人都这么好骗的吗?”佣兵在一次戏弄之后,双手背在脑后问道。
女骑兵看了一眼吊儿郎当的佣兵:“毫不犹豫地相信同伴是军人的习惯。”
“原来在你心里,我是你同伴了啊。”
“原来你不是这么想吗?”
本又是佣兵一句调侃的话,结果在女骑兵的回答与凝视之下,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啊……是就是吧。”佣兵小声嘀咕着。
之后,女骑兵发现他同她开玩笑的次数变少了。

“今天也是没有船只经过的一天。”佣兵扫兴地踢了一脚沙子。
他的睡眠近些天严重不足。
刚来小岛的那一两天,他还是睡得很安稳的,直到前天出去寻找食物,在湿润的泥土上,发现了一个庞然大物的脚印。
从这个时候开始,他就同女骑兵商量晚上轮流站岗来保自身安全。
女骑兵的责任心很强,佣兵几乎不需要担心她会守班时睡着。
佣兵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一方面确实比不上军人。
昨晚守夜,他一直哈欠连连,要靠着掐脸来保持清醒。到交班点的时候,她像是睡眠充足的人一样精神抖擞的爬起来了,而自己倒是非常不像话的睡着了。
“下次想睡觉了就把我喊起来。”
“请相信我,不会有下次了。”
信任这种东西,佣兵并不是不在乎,而是在漫长的时间里逐渐遗忘罢了。
“我始终相信着我的同伴。”女骑兵这句话,终于让佣兵提起的心放下了。
看着她的眼睛,他忽然间笑出了声,似乎记起了什么宝贵的东西一样,将随身携带的小刀横放在她的眼前。
“那么请你也相信,廓尔喀弯刀不会向同伴挥舞。”
“我相信。”

大约过去了一两天,那只留下奇怪脚印的‘怪物’终于在他们享用午餐的时候显身了。
两人本是一言不发地吃着各自的食物,忽然佣兵见女骑兵的瞳孔急剧缩小,丢下食物拔出了腰间挂着的枪指向了他。
“别动,佣兵!”她大喝一声。
面对枪口,他本能的想要闪避,但却不知为何的听从了女骑兵的指挥。
两发子弹飞速从他的耳边擦过,身后传来了那只‘怪物’咆哮。
佣兵在听到咆哮的一刹那,反应迅速地弹地而起,拉开一段距离之后,拔出了廓尔喀弯刀保持着一种自保的姿态。
那个怪物似熊似虎,体型庞大,似乎是什么动物的变种。
血红的眼睛格外扎眼,像是黑暗里的灯笼。尖牙利齿要断一棵比佣兵腰还粗的树干后,不得不承认,他的第一反应是要跑的。
千万不要责怪他不武勇,因为换做是任何一个人,看见这样一张可怕的面容,没有当场吓晕过去已经是很有勇气的了。
佣兵微微瞟了一眼那位一直面不改色的女骑兵。果然,饶是她,她也被吓的脸上毫无血色。
但是与他不同的是,眼神里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
“要打吗?”佣兵看着她收起了已经没有子弹的枪,此刻他下定了决心,倘若她选择迎击,那么他也义不容辞。
“它只要还活着,我们也就别想舒坦,杀了它。”
女骑兵说完,手持小刀快速向前冲刺,毫无畏惧之色。
佣兵想,这大概就是军人和雇佣兵的不同之处了。
“我牵制它,它的脑袋就交给你了。”佣兵大声喊道。
女骑兵虽然觉得这样做有些不妥,但也绝对不是拖拖拉拉的人,立刻就开始了行动。
——爬上了边上的一颗不高也不低的樟树。
在使用刀的方面,她自然是没有惯用刀的佣兵强悍,要说近身又能保全的话,佣兵是绝对可以信赖的对象。
他灵活地攻击着怪物的脆弱点,怪物也将所有愤怒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嗷嗷嗷嗷嗷——”怪物发出了愤怒的咆哮。
这下,可彻底把它惹毛了呢。
怪物前肢离地,后脚支撑着庞大的身躯,像是站了起来。
随后,怪物前爪猛地往下按去,他虽然是灵活,但也是没能完全闪避开这一击。
左腿传来的剧烈疼痛使他的面容一点点扭曲了起来。
骨折,绝对骨折了——
但是,计划也成功了。
他在昏厥过去前模模糊糊地看见她从树上一跃而下,将刀锋猛地刺入了怪物的头颅。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
……
他再醒来时,她正架着他艰难地朝海边前行。
“喂……”他沙哑的开了口。
“我不叫喂。”
“……”
“……”
“我叫奈布.萨贝达,你可以叫我奈布。请允许我询问你的名字。”
“玛尔塔,玛尔塔.贝坦菲尔。”

“好的,玛尔塔。”
奈布眯起了眼睛,看着海平面忽然笑了起来。
因为,海平面上,一艘船缓缓向他们驶来了。







评论

热度(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