苜刎

进击的巨人
利威尔中心/主吃团兵
第五人格
佣兵中心

对应强态

庸医:

刑警靓仔和退役犯罪军人
ooc警告 有借lof话语


检验样本的下达让裘克兴奋,阳性的检测结果也让人踏入刑审室。被放弃的中间人很快就会被同党忘记,可能到死能被记得的也只有被藏在胃里的东西。


被摔开的制服趴在地上,玻璃隔间外的裘克对他人挥手。点燃的烟被叼在嘴里,空盒被靴子踩进地板。


“老规矩,我审活的,你们问死的。”


监听员默许,耳机里的电流声是现在身在室外唯一的声音。黑色的头套被安保人员摘下,裘克斜了眼一旁的铁门把其他人轰出去。低着头躲避刺眼灯光的人咳嗽两声,裘克啧声把烟泡进桌子上的水里。


项圈衔接的伸缩杆抵在桌子边缘,裘克拽过杆子把人的头摁在桌子上。


“你也知道我要问的。”裘克凑在耳边慢慢说着。


腹部压在双手上方,收腹后腾出的微小空间让人有了机会。对面的人开始挣扎,手铐的锁链被晃的作响,看不见的手腕上暴起青筋,卡在固定接口的锁链出现开口。裘克拉开棍子把人推回椅子上,然后对玻璃外的人打着手势。监听着犹豫着让门口的安保员退开。


“退役军人还会去碰那些玩意儿,——我并不理解,奈布•撒贝达。”


裘克的话里有着讽刺,快要挣断的锁链被盖在手掌的阴影里。额头还在持续钝痛,奈布眯着眼拒绝回答裘克的问题,也不在意他的嘲讽。这种事说起来他自己都想笑,在面对诱导犯罪和刑事审讯时意志力坚强的军人没有扛住前者。


蓝牙耳机里传来的声音让裘克把目光看向椅边的吐真剂,奈布似乎知道自己接下来要面临什么,转头看着隔离外的警员。


监听者听见耳机里传来的不一样的声音,短暂的愣神在对方收回视线后结束。


裘克翘着腿,看着对自己笑出声的犯人。奈布抬起下巴,把脖子暴露给对桌的警察。手习惯性摸向空空如也的荷包,裘克想着出去之后自己得背着队长去便利店,顺势下垂的手抓住箱子的把手。


自白剂的注射让军人的表情有了变化,胀痛取代粗暴导致的钝痛。药水流过血管扩散全身,沸腾的血让心脏加速跳动,冷汗濡湿前额的发,奈布的脸上闪过笑容,然后开始猛烈挣扎。


就像以往的犯人一样,精神力的崩塌迟早会让老虎低头。


“告诉我,——交易地点。”


审讯似乎即将结束。


记录者的笔尖在空白本上留下墨团,监听员扶好自己的耳机。裘克双手环抱,眼神落在水杯里漂浮的半支烟上。


抖动摇晃的木桌上传来清脆的声音,裘克迅速反应侧向翻滚躲开被掀起来的桌子。


横在门前的桌子上挂着断开的锁链,奈布晃着头靠在墙上稳住全身,肩部运动重获自由的双手。持枪安保开始撞击铁门,裘克扭头盯着监听。


“出事儿我的,你们去问另外一个。”裘克压低声音。


警察起身反锁铁门,耳机被顺手扔进死角。奈布慢慢离开墙壁,歪头嬉笑并对裘克摇着食指。摄像头的红光突然消失,靠近铁门的裘克能听见外面门锁上的声音。


自白剂残余的影响让奈布眼前重影,四肢脱力给予奈布很大的劣势。蓄力的高踢腿被裘克抬手挡下,后退的奈布已经开始喘气。手臂发麻的裘克甩动手臂,在奈布低头缓冲时钳住双手反扣在后背。


麻利地取下腰带上的手铐,铐着两层铁环的奈布垂死挣扎,裘克握住腰间的警用手枪。碎发贴在地板上,奈布喘着气望着居高临下的裘克。


裘克突然笑出来,手枪也被摔在地上。


“我改变主意了。”


裘克的手指扣在奈布脖子上的项圈上,拉至眼前的脸写着平静,裘克张嘴咬在奈布的鼻架上。


“如果你再不说,我就让你知道霸王硬上弓的滋味。”


评论

热度(105)

  1. 苜刎庸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