苜刎

进击的巨人
利威尔中心/主吃团兵
第五人格
佣兵中心

Balloon

庸医:

这里私设奈布幼时地区不是尼泊尔
觉得靓仔以前应该超好啊


世界巡演的马戏团里有着为人所喜爱的小丑,不论哭泣或微笑他们都是人们所喜爱的存在。


东方的小国被日不落帝国啃食土壤,幼小的孩子活在纷飞的烟尘里。殖民地的不断扩大让国土上盈满外来的人,阳光之下享受俸禄然后把前来供奉的人踹进水沟里。


前来表演的马戏团阵势很大,面对金发碧眼的孩子们宣传者面露微笑,然后把手里的布偶一个一个递给簇拥成一团的小孩。门票的费用对于被剥削的人来说是一笔巨额的资金,迁移来的不速之客压榨掉海绵里最后的水,然后把水倒进泰晤士河。


人满为患的表演场里回荡着笑声,剧本上的步骤被同僚们更改得变本加厉,哭泣小丑的哭声招来看台上人们的哄笑。微笑面具下的脸刻着讽刺,阴影中的人咬着牙在退场后检查左臂。高处摔落后损坏的脚架吱呀作响,飞刀划破的左臂汩着血然后融进红色的演出服里。


演出仍在继续,只是已经不需要哭泣小丑的陪衬。彩妆配上完美的笑脸,游刃有余的动作让人们眼前一亮。后台准备礼物的小丑听着红色幕布外的呼声叹气,化妆镜里尝试微笑的人最终抓破手里的布偶。


“嘿,——礼物准备好了么?孩子们不需要你但他们需要玩具,裘克。”


黑幕中退回后台的同事讥笑着,然后伸手抱过地上塞满玩具的箱子。裘克漠然地转身拉过准备在一旁的气球,然后一瘸一拐地离开马戏团。


黑夜才是当地人的天堂,摸黑玩耍的孩子在干燥的土地上短暂地聚在一起,在高大的人走向他们时却作鸟兽散。哭丧着脸的小丑尽力挽留跑开的孩子,放低手臂把气球拉向身前,前倾的重量让脚架衔接处咔啦的响。


褐发的男孩看着裘克手里的气球,然后小心翼翼地靠过去。


其余的孩子对着奢侈品望而却步。裘克分出一根球绳递给男孩,手中彩色的气球让孩子开心的笑着。作为回报男孩从荷包里翻出小小的糖果放进小丑的上衣口袋,裘克能认出来这是白天宣传时扔给孩子们的。


蹲下的裘克抬手揉揉男孩的头,“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裘克尽量让常年哭泣而嘶哑的声音显得柔和。


“奈布·萨贝达。”男孩抬头望着裘克。


看起来十分和谐的两人吸引躲藏的孩子,为了气球而环绕在小丑周围的孩子领过送给自己的气球然后很快离开。在手中的气球送空之后周身又安静下来,奈布站在小丑身边目送最后一个孩子慌忙逃去自己的家里。


“您为什么要送我们气球呢?”


小丑撑着地面站起来,抖动的左腿支撑起全身后脚架才慢慢发挥作用。男孩盯着小丑的脸,嘴角下垂的颜料给人一种滑稽可笑的感觉 。裘克笑不出来,没有表情或许是他不吓走自己最后的安慰的方法。


“有了气球就会开心吧。”


奈布抬头看着自己头顶飘着的气球,不同于白天那些刻意挂着笑容的小丑自己面前的太异类。裘克明白哭泣是他的职责,但不是他的本能。远方喧哗的人群开始陆续离开帐篷,离开已久的小丑回头看着仍沉浸在欢笑的人群知道自己是时候离开了。


裘克没有道别,离开的脚步并不稳健。瘦小的男孩上前拉住裘克的手,疑惑的眼神看向不足自己半身高的奈布。奈布扯着棉绳环过裘克的手腕,笨拙的系上只有一个圈的蝴蝶结。


“希望您能开心。”男孩戳着自己的脸然后露出笑容。


愣住的裘克呆望着男孩离去,抬手时向上飘动的气球挡在他的眼前,喉咙里挤出点点笑声随后转成微弱的啜泣。

评论

热度(118)

  1. 苜刎庸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