苜刎

进击的巨人—利威尔中心/主吃团兵
第五人格—佣兵中心
魔法禁书目录—一方通行中心

花吐症

庸医:

长桌上的刺客捂着嘴,喉咙里的瘙痒感让他不住的轻轻咳嗽。


低眼看见手心里小小的花瓣,闪过震惊后奈布若无其事地垂下手把花瓣丢在桌子下面。口哨吹向桌子一旁的女士们,却不如携带手杖的绅士抢眼。


被无视的尴尬让奈布乖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面具下的眼睛对上刺客投来的目光,被发现的奈布不动声色地低头让帽檐遮住自己的脸。杰克哼着歌坐回帷幕后的椅子上,在歌曲的间断里杰克吐出口腔里的花。


圣心医院里雕像的转动声盖过细碎压抑的咳嗽,喉咙里的花瓣带着甜腻的味道,奈布不知道这些花是怎么来的,从身体内部生长出来的花未免有些恐怖。密码机齿轮旋转的杂音已经让奈布的效率降低不少,凭空出现的花瓣让奈布不得不时时中断破译。


牵制杰克的玛尔塔面对带着封窗的监管者有些力不从心,穷追不舍而不停地转点让玛尔塔头大,另外三人的破译进度却仍然较慢。从废墟跑向奈布的艾米丽带着医者本能的担忧,在看见奈布身边几乎快要堆积起来的花瓣艾米丽就已经有了结论。


奈布看着医生拾起地上的花瓣,校准失败的电流流过全身,不住地咳嗽带出花瓣。目睹奈布吐花的艾米丽把花瓣丢在地上,然后捂着嘴低笑。


“花吐症——看来萨贝达先生有喜欢的人了。”


刺客不可置信地转头望着医生,对于艾米丽的话奈布半信半疑。庄园里的人被分为两个阵营,奈布对每个人的印象都很模糊。求生者里经常接近自己的人就是给自己处理新伤旧伤的艾米丽。


高挑的身影慢慢浮现在奈布的记忆力,周身裹着雾的绅士恭敬地鞠躬然后在门口看着自己逐渐远去。


奈布摇摇头,他和他一样只需要互相远望。


合作开机的速度比奈布独自一人快了很多,地面一抖昭示着玛尔塔已经交枪。护肘的弹射让奈布接近跑来的玛尔塔和她身后已经追来的杰克。


响起的钟声让杰克的身形一点一点消失,进入快速移动的杰克追上玛尔塔和奈布,钢刀落下的一刻奈布挡在玛尔塔身后。


脱线的玛尔塔跑进废墟,受伤的奈布利用护肘把杰克引进医院里。血迹从一楼蔓延至地下室,躲在楼梯转角的刺客看着红光,然后从杰克身边弹射到地下室口。


剧烈的咳嗽让花瓣伴着铁腥味涌上口腔,牵制的过程里玛尔塔她们已经打开了密码机和大门。奈布借助加速跑向医院大门,翻窗的杰克看着已经跑远的奈布咬着牙。雾隐的杰克走向大门,然后看见跑开的奈布。


并没有人打开大门让奈布骂出声,吐出的花苞被靴子踩烂。


近在咫尺的地窖里吹出冷风,奈布拖着全身跑向地窖。拦在身前的杰克让奈布急转方向,爪子挥出的风刃刨开背后还在流血的伤口。刺客趴在地上,咳出的花朵沾着血,裂开的金属护肘隔开手臂的皮肉。


杰克站在奈布身前然后取下面具,飘下的花朵浮在积存的鲜血上。


被女士们喜爱的怀抱让奈布觉得尊严受挫却不想挣扎。兜帽下的蓝眼盯着杰克面具下的脸,奈布压着声音低声咳嗽,怀里不停抖动的身体让杰克低头看过去。从嘴里呛出来的花瓣滑向奈布的腹部,杰克的瞳孔微微扩大,突然的咳嗽又让杰克不得不眯着眼。


颜色不一的花瓣落进堆起来的花里,伤口火辣辣的疼痛感让奈布意识清晰。杰克嘴角衔着花瓣,喉管里黏稠的甜液让声音里鼓着气泡。


“我想我是喜欢你的,萨贝达先生。”杰克低声说道。


压低的帽檐在奈布脸上投下阴影,从嘴角飘下的花瓣落在奈布的脸上。奈布有些惊喜地抬头,花瓣从脸上滑落。凝着血的手抓紧杰克的外套,失血的眩晕让眼前一阵黑一阵白,不再抑制的咳嗽逼出喉咙里的花。


“早知道是这样我就早点告诉你。”奈布撑着眼皮看着杰克。


“我好像也喜欢你,杰克先生。”


奈布听着耳边越来越近的风声,自己的声音反而越来越模糊。小声的话语在杰克耳中驱赶风声,奈布闭上眼的前一刻杰克笑着亲吻奈布的嘴角。


“下次见,奈布。”

评论

热度(176)

  1. 苜刎庸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