苜刎

利威尔中心/主吃团兵

【前佣】顾忌

南瓜灯:


*短打 ooc
*流水账

学院公寓外的绿荫大道在凌晨几乎见不到有人往来,只有昏暗的路灯透过摇曳的树叶罅隙像星星或明或暗。

安静得出奇,威廉只听得见自己的脚步声,粗暴地扯了下胸口汗湿成深灰色的圆领体恤,额头上布满细密的汗珠,有几滴从脸颊顺着肌肉轮廓汇进了锁骨。闷雷响了有一会儿,雨却迟迟没落下来。空气里还盖着的燥热和未散去的酒劲直冲太阳穴,另人头昏脑胀。
即便这样训练有素的橄榄球员还是轻松地攀上了离旧公寓三楼最近的老树的树枝。
他挂在半空酝酿了几秒,一个挺腰利落地晃了过去。

从窗户溜进奈布宿舍的时候雷声刚刚好劈开,碰倒了什么东西,或许是瑟维的杯子,在桌上“咔吱”滚了一圈没了动响...